我不懂舞蹈。
我只懂「舞」、「蹈」間身體是不是在寫詩…… 

詩,是一種特殊的呼吸,像在作曲、在繪畫、在唱歌似的,回應著生命中難以言全的感情、故事和脈動!

我信:身體不懂說謊!

 

我不懂「中國舞」。我只是對地域、泥土、時間和身體交錯過程中留下似虛似實的光影十分好奇……

我根本不懂甚麼「中國」或「不夠中國」的意思。恐怕那是窮有限一生也未必能夠梳理好的概念(我對「統合名詞」總覺不踏實)。

文化的傳承,不似化石般實在和可靠!

昨為一個在地球村上活著的人,我的「中國性」和「香港性」聊是一片混沌,似實還虛。當呼吸著的空氣,迴環遊走地球一轉,腳下的「中國」或許都似「抽象的傳說」!

惟舞者穿過的鞋最能感動我。我會想像自己是一對舞鞋:隨舞步體驗「詩」的內在脈搏,細味身上留下不可磨滅的深情記錄。

我聽過、想過、讀過、嗅過甚至體味過很多人眼下或口中說及有關「中國舞」的「審美觀」。記憶中都是吵吵鬧鬧鬧的印象!作爲文化思考,卻其味無窮。

我更喜歡問:「『美』,從何而來?」我仍未能接受「老師如是說美」的觀點。如是追溯,老師的老師的老師的無限老師們,他們的「審美」又理應從何說起?

我對表演早沒多大興趣!但我不介意藝行,從中再上路:由一「圓點」或「方位」開始……反正圓的核心和圓周是雙互依靠而存在的基本框架,可「變」的都在二者裡外之間。「方位」的定向亦然。表演程式,只是搭橋觀景的功課,方便認路罷。或許,我對呼吸和舞步間的精神與觀照更感興趣……

我看見:

流,水性也。萬物如是淨如是動著……

土,性之根,精氣之元!其神,老遠!

間,似有時有界,亦無邊無岸!

光,影之源。能量,如是穿梭……

旅,是流、土、間、光交通之物質記錄,奇幻如火般剎那!

白,念之始!生機,在點滴蠕動之間,總留下痕跡!

(謹此聲明:以上不代表是次演出的「舞蹈餐單」!)

中,主觀的一點;國,其域不定。

審美,是當下和過去與將來特殊協奏間的一種奇異閱讀,全賴觀者和舞者相遇的心靈何向!

在現下消費世道,能如此與友人簡短走一回,感恩!

其餘,都是下一回的事……

 

 何應豐寫於一次集體分享之後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五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