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一個人身體出現任何病徵,會否在某程度上是身體細胞出現的一種「心神喪失」,導致病源細胞可伺機入侵的現像?我們不斷假設著「人」作為一個「完整個體」的同時,細胞作為另一層面的「獨立個體」和蘊藏著的本源「知」性,又應如何看待?「人」的「心神喪失」,是否意味著一個細胞(或連接上一系列「同胞」)也陷入它底「心神喪失」?或是它們也正在進行「革命」,尋找其生存的「理想的國度」?

    身體,究竟是一個怎樣的國度?其「版圖」與「國界」應如何規劃?當自然理性被編入人底「非理性地帶」,找不著可歸屬的存在空間,自然的「心神」,在不完善的環境下,又如何順應人底重疊積累著的「錯亂」,維繫其本能的調節心性?是甚麽生命的小粒塊,遊進腦漿,影響著此間身體的發熱?

 

    一次在表演工作坊中,要求演員用上三十分鐘向前跨出兩步。或許對一般人來說,那是要身體進入一種「不正常」的行為狀態,既「花」時間,亦「浪費」精力。我們每日的「正常」生活,身體又是怎樣「花時間」?精力應放在甚麽地方才不算浪費?還是,心神早被身邊遊過的一切,鎖定在某種狀態底下,喪失了理性的把控?我卻看見演員身體在那「鎖定空間」的「實在」,難得抓住了精神,聚焦地體味身體內進行著的「嚴謹對話」,從腳踭離地至腳趾尖著地的十數分鐘,要面對的「控制」、「忍耐」、「抉擇」、「焦慮」、「堅執」、「迷妄」和「韌力」等一連串遊走於腦袋、肌肉和呼吸間不停發生著的「真實事件」,赤裸地暴露著身體累壓著的「矛盾」和「本性」。三十分鐘的「時間」亦「長」亦「快」,看你心神進駐那一個存在的時空,打開過多少觀景的窗口!浪費與否,全賴你如何看待「活著」的應有價值!

    我看見的是每一秒在抖動著的神經,在那刻實在地浮現眼前,教我尊敬每日與我學習平衡走動的「身體朋友」,和緊密潛心接觸著的「小宇宙」……

    假如「感染」和「醱酵」象徵著自然萬物的「活動」率性,我們不斷假想著的自主個體與堅執著的不變情思,可會是人底尋索「安全地帶」的不現實訴求?假如「抗拒」和「吸引」意味著大自然磁場上運行著的「太極」能量,我們的「生活理想」,可會是一系列建構在兩極對伺邊緣線上的「平衡」遊戲,企圖尋找機會,妄想偷天換日的把玩自然物界驟現的「遲緩」,建構那不現實的夢想?

    人,為防止「腐敗」,在社會建立「節制」的尺度,依存在身體上的細胞,亦理應因應「節制」的形態,尋找新「版圖」,和可「呼吸」的領空!

    中國古代名哲老子早看穿了自然之道乃「非常之道」,意味著任何試圖扭曲其道而行者,皆面對「自然的回報」。《易經》的卜卦,乃是對自然閱讀的悟道,六十四層的陰晴光景,可放之於四海物象,教你我觀察「道中物性」。昔日「求神」的背後,離不開「問天」的情結,對觀照而不通的自然情理,試圖尋索合理的數據。只是早從屈原作《天問》至今,我們關心的多局限於人為「社稷」,藉以深層肯定人底存在的意義,今日更借科研假設其尊大超越了自然的把弄,在「人定勝天」的妄念底下,除「專家」外,我們「問天」的能力,在不知不覺間倒退得可以… 

    「專家」的誕生,與「專業」的出現,是反映著人類社會機制進入了極度膨脹和複雜的領域,急須自我調整,穩定民心的「資源分配學」?像一家醫院的運作,將人的身體「分科」,借各「部門」的「專家」診斷症狀。今日身體的概念,不知是否因要面對一系列按成長階段的「分件處理法」,而變得無所適從?從年幼時身體「整體的」自然反應本能,到開始接受「分科」教育的旅程中,在各方「專家」因應其「專業」守則與利益,給「身體」進行分割把脈,造就了今日身體出現的「部門互不協作」的痛症。身體上「可呼吸的管道」因而逐步收窄,各部位的「專責細胞」在欠缺「認可証」底下總游不進其他管道,尋找到相應的救助!惟有等待「專家」的「專有神助」,解除「專門的痛楚」!

    不知當此「專家」為尊重彼「專家」而擔心得失其自尊或「專業利益」的時候,「專家會議」可會變成「順理成章」、「閉門造車」的唯一「高度決策」單位。會議的特性是:必先將身體的「小社會」建立二十三條「防止下毒」的政策,再買下連串保險以防責任遺漏的後遺症纏身,才作出一系列假設斷症的「專業意見」!

    難道「議而不決」是今日「專家」們信奉不渝的「專業精神」?

    或是「專家」的「尊貴身體」,在重重的「專業保障」下,捨棄了自由運行的自然心智!「自然」,可不頓成「專業守則」中最不可為的「條款」?難怪在各大小會議中,包圍著的大半是精神緊崩的身體,鎖定在「專業信譽」的「金漆光環」底下,等待下一輪「小休」的喘氣空間!

    細胞,可也在進行「會議」,等待你我不留神間的頃刻,偷襲搶奪新「地盤」?

    我曾在美國一家醫院的急症室走廊,抱著絞痛的肚皮等候了四小時,原因沒有購買任何「保險」或持有效的「承擔機構」的保證……身體,唯有本能地尋求出路!醫生出現時,身體的惶恐早給焦慮蓋掩,忘記了痛症的所在!在那兒,我的身體沒有任何「合乎生存條件」的認許證,唯有與身體內潛惡作的細胞尋求妥協,開拓「可共容的地盤」,伺機平伏那「雙重受襲」的處境,學習下一回「病發」時的對症策畧!

    任何非理性體驗是建立他朝具體應變條件的重要身心運動!深信身體內的億萬細胞,早學會如何適應變化,各自互動互補,或建立其相連關係,建構可棲息的版圖!而那些將面臨被淹沒的,在欠缺處理表象的能力下,迷惑慌亂地另起爐灶,建立自成一格的「特別行政區」,待時機與環境成熟,再戰「江湖」……

    隱秘是自然的本質!好讓你我可窮一生去發掘其精彩! 

    倘若要在身體版圖內,建立一個「細胞仲裁區」,我們先要學習將步伐放慢,聆聽它底要發出的訊號!在「心神喪失」的情況下,「仲裁」的尺度每反映著今日你我迷亂錯對的程度。「發燒」!是細胞找不著突變的「表象因由」或「仲裁空間」的狂怒意態!

    唯喝水時,多認真地給喉管和腸胃一次清洗淨化的機會!

 

何應豐/二零零三年四月十三日

社區文化大使計劃「重整香港新版圖」手記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