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必。館」2017教育藝行計劃《凝。燒》

計劃以一個中學教師的一天特殊紀錄為起點,借中學教師為核心開度對像的劇場研作坊。由連串教師訪談實錄開始,最後邀請教師、家長及同學進入劇場,透過參與式創作,重新思考如何重建「以人為本」的教育空間。參與是次計劃包括林燕(演員/訪談)、蘇善誼(設計)、周以衡(監製)及何應豐(演員/文本/導演 )和在場研作坊參與者。計劃於2017年11月17日至12月3日在流白之間舉行。

凝。燒
「何必。館」2017教育藝行計劃《凝。燒》 計劃以一個中學教師的一天特殊紀錄為起點,借中學教師為核心開度對像的劇場研作坊。由連串教師訪談實錄開始,最後邀請教師、家長及同學進入劇場,透過參與式創作,重新思考如何重建「以人為本」的教育空間。參與是次計劃包括林燕(演員/訪談)、蘇善誼(設計)、周以衡(監製)及何應豐(演員/文本/導演 )和在場研作坊參與者。計劃於2017年11月17日至12月3日在流白之間舉行。

親愛的yl:
已忘了跟你做同事跨過了多少個暑假,只知道在這路上,與你經歷甚多,也在不知不覺間建立上難得默契和信任,衷心謝謝。
記得有些「腦細」在我面前提及你,總會加上五個字:「你個好姊妹」。是的,你絕對是我在職場裏遇過「最『似』姊妹」的一位。可是,也許他們也不知道,雖然你既是我的好姊妹,同時是上司,但你總是公正不阿的對待我和其他同事。「腦細」們也不會理解,我們會為了一份堅持,一起心甘情願被捱罵,惹來「腦細」、同事非議(雖然會難過非常,又或徹夜難眠);我們會相約(連續幾星期)都穿黑衣黑褲黑鞋上班抗議;我們會走上學校天台,陪伴對方哭到崩潰沒力氣,才回到教員室;我們會設計一些瘋狂的學習活動,因為,我們也生怕學習是一件沉悶的事。

閱讀全文→

在大考之後,一個炎熱的下午,我在一所中學的四樓走廊走著,正前去一個中四理科班的課室,裡面有25個男生,3個女生。還未看見課室門口,已經聽到從課室裡傳來男生們瘋狂的叫聲,此起彼落,到了課室外面,能從向著走廊的窗門看見裡面的椅桌已經一片混亂,沒有一個學生的身體是安靜坐在椅子上的,我伸手拉著門把,一轉動,感到從課室裡好像有一股熱氣沖出來,門就開了,並且湧出了非常濃烈的汗味和體味,是25個男性荷爾蒙超旺盛的小子的味道。這味道並不陌生,在過去十個月,我已經跟他們見過大約十次面。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