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自在電腦板上用方塊文字憑弔著流逝的雜思或意欲遺忘卻又不捨得拋棄的生活場景之間手指蠕動著的頻率究竟多少與當下思緒(或低落情緒)緊扣以達致手心合一或角鬥於字裡行間實在依然令我費解(或根本沒意願去釐清當中可能紊亂的腦筋運動)只知瞬息萬變的年代驟仿如滿天神佛穿越於前人今生和此間比比劃劃的有限眼界中惘然於天地週期勃發出歷久存在的隆隆聲響卻看不清究是誰在這日(中國時區)十三時零五分六分七分的推進間在書房緊閉窗前(只欠迴腸盪氣)的獨語……

牆沒有在唱歌,
電話鈴聲響起過三數回,只是沒拿起的衝動……
又錯失了朋友的率真,
輾轉於自身粗陋之中,獨看不上
生活裡可長可短的意蘊!
枱面放著的書本,期待著下一回閱讀的週期。
文字卻從紙上竄出想弄清楚究竟
我在讀書還是書在讀我?
Roy Andersson的《Songs from the Second Floor》[i]影像又遊進腦海,
挑起荒棄多時的幽暗,
觸動著遺忘已久的黑店狂想……

昨日同學臉上又掛起連串問號,
各糾纏在私下的「不明所以」裡,
卻沒有要看清彼岸的衝動!
身體如臉皮般膠著在椅背,
沒有任何行動的意欲!
一切美好的念頭,仿如隔音牆外的叫嚷……
可真沒看見甚麽值得珍惜的影像?
靈光不由自主的又似浮游生物般掠過,
滑上另一橋樑,
探望遠方可有回望的稀客……
手電卻重複響起多回(原來那才是唯一可觸及神經中樞的存在物!),
管他是那方朋友的約會?
時空,似早安放在前設的虛擬位置,
冀盼以彼方空白給日程填上此間空白,
獨看那方就手,控掣作出即時反應……

貓兒沒好氣不停翻身討愛,教我「憐香惜玉」!
電郵剛傳來四行自討的冷漠,感悟「我見猶憐」!
肚皮又敲響鼓聲幾次、與酸溜的胃氣鬥嘴,脊椎卻小有撑直,堅拒妥協!
唯近日困擾心神的悶氣,沒借難得清涼的天氣一掃沉混翳障……

去年的遠遊雜影,好不及時的聯上這陣子電腦屏幕,一爽三倆自塑悲情。
愛人如己的牆腳,從未給割據的牆頭打上招呼!
可看不見那處有殘留的豁口,讓我再回復捉迷藏般興奮……
心想:牆下蜥蝪出沒的窯洞,也必然有其「壯麗偉大」的奇景!
美好人間,就在腳踏方寸,只是今日斯人獨憔悴,一再語無倫次!

風在吹卻仍滿臉瞌睡的樣子又怎教人踢開文化殘磚做著與歷史割切的壞事?
老在怨卻仍不知活在歷史的童年時代看不開牆頭烽火乃斷垣下的無知意氣!

獨語依然,少理黃河缺堤的日子!
讀書,仍生疏,只道喉嚨沙粒不知怎地又變得細密……
腳跟前的垃圾,拖著自我的步伐,不理睬任何人!
又忘記了友人昔日漫談輕重的輕巧,
只想岔開話題,繼續此間滿鼻子的灰臉!

今日,決閉關面壁!
(思不思「過」,又何妨!)

瘋子日記280405


[i] Roy Andersson,瑞典電影導演。《Songs from the Second Floor》是他2002年的作品。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