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封電郵,一次十五歲的告白,一個釋懷的願望!不知家兄如何接聽他女兒的傾訴?幾曾遺忘十五歲的苦悶,挾持著世界的顏色,教人阻擋不住那十五分念頭裡單純的精彩!只怕成年人,過份倚仗「成年的胸襟」,放不開半點有過的年青心事……

那兒又一座豪宅,載著一屋空洞?工作,復填補著一個個失落的夢,建築起此間十二分的疏遠!又一堆物件,掩蓋著心裡孤單,劃上幾條活著的公式,迫人家共謀難堪的分寸!女兒夢,被發展的名目偷去幾多喧嘩,唯選擇冷清,直至一天忍受不了家裡日漸下降的溫度,將一身秘密沉沉吊在窗臺外,等待流星寄語!

十五歲的古肅,敵不過荷爾蒙的征服,眼裡都是下一封情書的出處!烘熱的電話,煮沸著每分鐘出爐的愛戀,將充滿無力感的理想寄托在虛浮的誑語上,等待下一輪關心的光顧!年長的,仍固執堅守著「以物代心」的「關愛」,一邊仿製著遙遠的崇拜,一邊索求可暫且遲緩的呼喊!家中愛情,何時變成禁色之物,在暗夜裡偷窺孺慕的樣貌?

今日輕盈的胸懷,全賴溫柔細訴……

她說:「第一次看見父親流淚!」想他才五十,蒼蒼白髮卻蓋不住青春的痛症。曾嚴守在浪漫門外的諾言,豈料會變成以工作自足的借口,建築起家裡空寂!成功事業的鬼魑,牽動起陣陣狂傲,看不上女兒的黯然神傷?或是昔日家裡陰霾,封閉了半邊天空,把追月的吉普車急召囚禁,讓生活急流摧折溫暖的視角膜,剩下鏡裡眼眸,核證家居時尚數據,抵消女兒促狹的情感追討?

小說中的愛情,早被拉進刑場處斬?從放不開輕漫那日,到編造此間冷靜的理由,可料是異鄉裡求存的曲直?誰緊摟著男人的傲慢,狂吻功德,以彌補因害怕受傷而癱散的情心?空有承擔世界的技巧,卻臣服不了一顆急切成長的女兒心!樓梯處,誰不停轉身,揚著聲:「我,重要嗎?」

「哥,您女兒看見的已是怎樣的身影?」

哭訴的快慰,是她的第一次(她曾再三懷疑可真應否向父親如此如此…..)!
告白的急切,映照著十五載抑壓的拘束!
躺下卻無睡意,因父親的眼淚而興奮了整夜!
她,
只想回歸自然的渡橋!
(為連續劇裡情節落淚的母親,又出門工作去了!)

姪女的電郵,豐盛了今夕心房的簡陋。可言的,都從側門流出漠然神色,避過淚水的陰影,直至晨光出現,悚然伸長我仍疼痛的脖子,教我欣賞十五歲風姿的顯映!那日在機場對話的機遇,今日濺出十五分顏色,光澤幾許委靡的心扉……

一封十五歲的電郵,教我重拾疏懶的家事,借今日難得的早歸,學習建築寧靜!

這年頭,聆聽過幾多十五歲的情話,爭戰在成年人的慌話中,找不住温文的出口!前事今朝,紛紛在我腦海投影寄意,人,總說要長大!真長大了的究竟是甚麼?都是年青人,教曉我珍惜成長事。原來……

《七重天》外,故事從未停止的發展著!

瘋子日記051204

*《七重天》是瘋祭舞台作品。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