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黑暗中靜候死亡的漫長一刻

聽到雨水的降臨

滴滴水珠沾濕了臉龐

電光閃影處

捕拾安息前一天的運行軌跡

可找到櫻桃的滋味?

車繞著山路來回滾動

齒輪早露疲態

擋風屏外

看罷生命的無聲跌盪

誰願停下聆聽一席話

生活中的理所當然

默默主宰著路途上的種種姿勢

平常意外

豈會是一個尋找埋葬副手的陌客

何等居心?

還是回家

作最後安頓

在衣櫃拿出外套穿上

恐防抵不住最後一句鐘的風寒

關上燈

鎖上門

向黑暗出發……

日間的徘徊

輾轉碰過幾許人事

剛入伍的小兵

容不下違背規條之行徑

軍靴卻沾滿戰場上的謊謬泥濘

來自阿富汗的

躊躇著來年參神的學費

竟彷彿作上真神的代言者

強充異鄉說客

唯惦念孫兒病苦的老頭

不忘分享櫻桃軼事

教我洗淨虛酷心思

重睹生命長河之涓涓滴滴

又一架飛機

衝上萬丈晴空

俯視著圍牆邊沿的獨處……

青葱大地綿綿

一日又生長在我七呎上面

春露的芬芳

滲入額骨

在綠野迂迴的輕談笑語

傳進泥土裏的耳根

暖和此間沉寂

又想起那日車廂內土耳其人唱著的

「櫻桃之歌」…….

記伊朗導演Abbas Kiarostami作品 “The Taste of the Cherry” (港譯:櫻桃的滋味)

二千年六月九日‧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