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可樂,其音自心生,其質可動而成文。

今日談快樂,著眼點多以「快」為先機,鮮談「樂」的情趣。難道「不快」便「不樂」?「快」,既是一種閱讀時間的概念,也是一種與速度相關的符碼;它 亦可作「爽」、作「利」、作「敏」、作「順」、作「緊」、作「要」、作「舒」、作「暢」等形態的「速寫」。究字的部首從「心」從「夬」,意味著一種與「卦 象」之義,按時空特性流轉,其「象」決斷在「心」,故「心境」之「快」,可「捕」可「明」可「白」可「大」可「濃」可「趕」可「痛」亦可「不」,箇中「快 象」理可怎書怎寫?

樂之「音」,可快可慢,可輕可重,亦可因「悶」而「不樂」!鳴樂,不一定是樂事;逗樂者,多因「不樂」而起動之先。樂觀,多源自豐饒,其天地多樂善推賢。樂道的人與物,其天空多逍遙。

真快樂的人,鮮談「快樂與否」,因它已是生命的部份,融融貫通。只惜人多不懂滿足,追求「極樂」者眾。因「極」而生悲,其知覺每停放在極之端,忽略了處聚和承拓著的一團氣,其因何由?

站在何處?坐在何方?在萬事萬物的轉化過程中,究怎觀「樂境」成形的種種邏輯?「不荒」、「不倦」、「不淫」才算「樂」?當「樂」如「六樂」般以防民情多變,以「樂」教而「和」之,達「和諧」之「標」,其「樂」多以「禮」為先,怎奏?聽者可真會「大樂」?

記得電影《一個都不能少》中以「可口可樂」為「快樂」之「引子」,此「樂」實有深究的必要。貝克特談「快樂」,其「樂」多因「不快」而生「起樂」的 遐想。人生中尋歡作樂者比比皆是,吃喝玩樂更是時下被視為可「盡情」的樂事;找樂子者,皆因難以自得其樂,故難安「樂」之出處。

究竟《快樂的日子》中Winnie如何「尋樂」,或皆因其意悒悒,既難安「土」樂「業」,更莫說安「貧」樂「道」。因「土」氣驟乾驟濕,其「邦」難 定;其「業」如鼓如磬,還看奏者之心情。「修業」之「土」,其「功」誰創?創始之後,何以為「繼」?「貧」皆因「分貝」而「窮」;「貧」亦有多寡,其 「道」還看「首」之去向。

今日知「樂」者多不知「音」,實難審其「聲」如何!有感於人於物而動心的,又多因強「政」或亂「改」而心脅,民心的音節,其「樂」因「異」而不平 者,多孤獨而不得其所。作樂者,其「德」多因「貧」而分心,唯以「快」尋「歡」,恐一動一靜間,又錯過了人家行賞樂事!真箇「移風易俗」之樂,早已「犯 節」而不容,其「樂」又一再因「犯禁」而教人私下興奮。血氣稍濫者,其「音」或早窮本而變盲!

貝,藏樂;克,而難束;特,像馬蹄之聲,尋樂去也!

*原文源自網誌「瘋語在快樂的日子」/ 瘋子日記100708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