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報章大事報導有關iPhone3G手提電話在港出售的「市況」,焦點放在成為「大中華區第一位顧客」的「快樂感受」。一件尋常商品的銷售,以 A2全版神話化一件「購物事件」,難怪香港的「新聞視野」純粹為商業服務,不但強化因「快」才「樂」的「市場價值觀」,更無限將每日生活焦距收窄到「純粹 買賣」的行為架構上,論「快」行「賞」。不快,不樂!世界大小事,都容讓一旁,以「收購行動」為全城最愛的「快事」,其「樂」可真「無窮」?

賞物,本無妨。物之「新」,委實是一種很容易變成「以偏概全」的「觀念」,摒棄一切自然及人工轉化的流程。假若「沒有使用過」便為「新」,要先對 「使用」作出「重新」理解:物的本源,其「用」究從哪日開始?今日人多以一己為「唯一」的量度單位,將「經驗」的審視孤立於表面的接觸,鮮有視「新陳」作 為一種自然轉替現象。萬物存在的時間軸,一再收窄至「只限於肌膚觸碰的一刻」,才算「真實」的「使用」!使,意味著人為滿足慾望而「出使」;「人」之 「吏」,其「史」怎鑑?「吏」,是一種「奴役」之意,以派遣「特殊的人」,「處理」可行可做之事物,藉以「役」之為盼。物,在如比「差遣」下,其「用」按 「史」出現過的深長演變過程,被今日廣告抹得乾淨。物之「新」,或許只是一次又一次人底「使性子」而行的「生產現象」,隨「假設」之欲,起始復興著連串 「物動」的百般形態。其「新」,意本何如?

不快,怎講?聊是人底身體物理「內燃」的生化現象,其「境」在「土」之「究」「竟」。究,重複探穴之意;竟,是根本之貌!要知「不快」,是一種根本 生態的問題,必須按「境」究其原委。香港「境」下,是如何急奏之「竟」,其「曲」怎窮?哪又豈是三兩手勢可「安放」的事?「境」下底子,非一日之寒,奈何 為政者,早急趕「過門」,替「天下」之「境」歸納成簡易化的、可購買的商品和政策,一一按「物價」或支配著的「民意」而定其「快事」之本,,怎樂?

物,常新;動靜之間,生生不息。按鈕年代的你我,只談「用」而忘卻眼前物象之所以。很多人說享受購物的一刻,既似是難得「自主」,亦似「世界」突然 「任我選擇」。購,即以「貝」(錢)換取架積之「冓」(材也);前者與後者所牽引的「行動」實有天壤之別:一是即時的,另一是深密的。要以一下子的行動, 換取深根固柢行動下物理的「階段構成」,其中又理應怎麼平衡?那是經濟學深思的本質。今日以虛擬放大「購物」的「虛涵」,將「以物易物」的概念,以量子單 元無限複製,物之「冓」,恐怕已進駐令人難以回望的「電幻物理宮室」!物的想像,其「材」已非積木之架,其「構」早與百物內藏深溝相輔相乘!科技從不是 「新」,它只是對天然資本延伸的理解、引證和挪用。奈何,教育總不盡其實,以「服務社會」之名,卻鮮真箇「為人民服務」!「快」、「慢」、「起」、「落」 的自然任性,竟又成為「商管之策」,遙控著「快」、「樂」的脈動按鈕,無不以「新」論「賞」不成?今日「物」之「禮成」,唯恐又是另一系列「失明事件」, 導致一連串「不快」的「不樂」事!

究其因,試回想「出生」事,嬰孩可真是「新生代」?或只是另一次「再生」事件,「替代更新」的自然現象?基因內的密碼,隨物之際遇,承先啟後,其 「新」怎觀?物之繁衍,像人具備的感官、手足和腦袋,無時無刻張牙舞爪,以延年旺丁之勢,反復迂迴蛻變。連知識,也是「物質」的無限延伸,按其繁衍經緯網 絡,交媾出「新」意「新」象。只惜,物之未已,人卻鎖定觀物的鏡頭,寄象於奴馬,其「快」「樂」怎解?

物的「奇觀」,或許只是另一次冀悟改革前的「無知事件」,何用不樂?不用那麼快決定一切罷……

物的訊息,無不是以物傳物,自由尋向。人的細胞,亦是物的一種罷,「快」、「樂」之間,原是億萬細胞傳情運意的物動現象。一下子「快」,物之所以;一下子「樂」,也如是。「不」,怎不是「不」之物動,其「不」何如,還看你我行物釋物悟物之慟?

「快樂」的「日子」,或因感悟物之「快落」而「起動」的意識體,隨「日」量周邊「子」物之遊動,一邊怯頭怯腦的唯物否否,一邊又不得不倚傍唯物以辨識,藉以物格物,估量本身生物物性之底象,求之於不得!

時間,從沒不快或不樂!那只是物象遊動的熱能罷了……

*原文源自網誌「瘋語在快樂的日子」/ 瘋子日記120708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