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是「寺」中「日」?或是「日」之「寺」?「寺」之「土」,方「寸」何向?

間,是「門」中「日」?或是「日」之「門」?「門」之「眼」,可成雙成對?

「時」何以「間」?方便斗量行動之方位?其「間」之點滴,可觀之景在乎站立的門檻方向。宇宙長河,其「于」何「由」?其「長」如水之循環變化?于天 門養性,其「間」于心、于行、于志!「宇」之「頂」,聊是人之有限眼界,假設無限之「巔」,于人予治乎?「宙」之「蓋」,其「觀」有懷,有德,有行! 「蓋」「頂」之外,一片虛空。

「時」,豈止「歲」也?四季之「歙」,恆常物象之所以。時,本空,亦虛亦實;其維度相對緊構其中。「時」之「膜」,是「物理」的懸念,其層若谷。 「時」,每愛投影於物象之間,求存其義。奈何,物之粒子,其量有別;相撞之間,其質若輕若重,按「時」按「間」自由整合著、張弛著、爆炸著。你,我,究站 在長廊哪方?

「過」之「時」,其「遇」之何?「遇」之「禺」,其「域」怎「向」?

「渡」之「度」,其「水」之何?「度」之「量」,其「里」怎「曰」?

「時」之「過渡」,真可隨沙漏軌跡重構「日寺」的方寸?此「寺」何物?此「日」何間?「身」「心」之「過渡」,其「膜」何以拉張?「膜」之裡外,還看「肌皮」組織之所以!

「間」之「渡過」,可像被「沉默」油「膜」,一概蒙在「鼓」裡?

香港,此「間」其「寺」怎運作?其「時」,「日」向北。「寺」,內藏「經」,可都是人家說話,其「過」怎「渡」?其「度」怎量?

微觀此間身體,翻其「膜」內沉積,細觀其「熵」何以失序。時象的函數,或早寄存細胞之間,支配著「視界」的「船渡」,學習「過關軌將」!心之「國」,其「土」之「熱」,又豈能以偏蓋全,按人間情理解其「能」之所以?當一切解體,其「混亂」豈「熵」可量度之?

時,于我無間。

間,于我相依。

瘋子日記120807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