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有半句鐘謝至德的《西九極樂》便開鑼,牛棚藝術村如常清靜……

在榮哥*地舖門外的金魚正在享受「日光浴」,懶理旁邊穿插走過的大小貓兒。1a展館內的閒靜,與門口的一張大海報有點不大對稱。一二遊人,探頭四顧,唯恐「誤闖禁區」,戰戰兢兢的問:『可參觀嘛?』後頭的油鼓,在一枝高脊齒龍般的巨型建築吊臂的俯視下,似在一起密謀這塊充滿變數「淨土」的下半生去向。閘口的保安員,彷彿擔心物業被盆栽逐步「侵佔」的危機,記錄著今日蔓延的「青綠指數」……

謝至德手執鐵鎚,爬上梯,重新安放近日一份份出籠的「西九連續劇」的「新聞戲橋」樣式。藝術公社內,佈滿這個香港人曾經孤身上路的足跡……

他,有自己!他,對土地的情懷,可令地產商汗顏!

鏡頭下,記錄著一段頗漫長的、沒多少人甘願親身踏足的「文化異景」!

龍應台似在某角落,一再重複追問:「香港,你往哪裡去?」

教師們,可有留意這裡有上佳的公民教育素材,在你仍苦惱應怎樣去弄清楚「何謂通識教學」之前,帶孩子一起到這裡,學習「踏著泥土上路」的重要!

一幅幅仿似發酵骨頭般的影像,記錄著酸溜的骨氣如何侵蝕著土地的肌膚。

「文娛天地」,竟是貪婪的化身,獨缺溫婉的文化泥塑!

誰給人家伺機在光天化日下,

借勢「翻天覆地」,

挑去我們這土地的子孫筋脈,

「夾帶私逃」?

黑白之間,在開墾荒原遊曳的光和熱,是一串串灰沙圍里尋索的心事…..

在劉慧卿到場「剪綵」之前,科學館那邊的「西九展銷會」又是怎樣的另一片景像?

牛棚內,「牛」早往哪裡去?牠,豈有想過昔日飼糟已是此間「文化古蹟」?今日的文化行動,每人每物扮演著的又是怎麼不一樣的角色?

西

瘋子日記171204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