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慕白?

又是混亂過後的妄想症!

阡陌淤泥之足印 壓住了幾許秀蘭花開

令蓄氣神行者

盡變得腳步浮躁

欠嬌龍氣色

手心之下

只欲抓到半分顏面

向世界展覽

餘下

沒多少空白

留住自然……

城牆關內

處處臥虎藏匿

或躲在門楣裏外 鎖住飛騰慾望

情心

瑟縮於胡同彎角

尋覓青冥之歸宿?

巷陌間

填滿橫流瘧疾

唯有隨風借意

躍上簷筲

遙觀關外大漠氣魄

倚半里行雲

閱江河原來之龍貌

重新學習呼吸……

人間氣度

竟是劍鞘內的長短事

承祖先干戈

以牛羊口徑

呼喚大地的道理

兒女心事

只能借梳子的隙縫

追索幾近遺忘的情感印象

十指之間

模倣自然的滂沱姿態

循曲扭的思慕

雕塑身體

舞出百般道貌

冀求在陋雜中疏理出片點純粹

郤全忘了生命本來的空白……

環觀四周之碎亂

只剩神話一則

妄借它的翅膀

飛躍深谷

重拾森林裏的盛花……

慕白

聊是回首的遺憾

人間已幾何?

一切 就在漂染中尋索素白的靈位……

瘋‧二千年八月二十四日

重看《臥虎藏龍》後記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