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碰見一友,上前問好:「好久不見!你像瘦了……」

友人似不稱意地回應:「真的嗎?我真不知道……」

似是「如常」的「開場白」,喜逢故友,從來都心裡認真(或過份認真),沒想一二平常細語,竟可令人家不舒泰。究竟是我患上「神經過敏症」,一下子就將眉高眼低的大小動靜,都寄掛心頭,唯恐得失人家感受?還是問候人家的語氣與身體溫度不相符,導致言不似由心?又或是溫度過高,一下難及時適應突然刺熱的關愛?

心裡總糾纏著:「問好怎可不認真?認真竟又令人家不自在!不認真又……」

多少香港人,畢竟缺乏閒聊心性?

我,一個香港人,卻又痛苦明白其所然!

(只是維港今日無風,能見度極底!)

由碰面至傾談,輾轉因應時空、處境和心窩眼兒的當下住處,談話的演變實在難以細味,只能隨心物景致按步而行。說話的個性和內容,本因應對話者各自人情、口味、法眼的安放和說話形態的意執而有所「調控」,但最後結果是難逃一次又一次的自蠶於虛懷冀盼,現實又一次陷入耳不中聽、口不忠言、身不由己的嘲弄之中!

談話跟書寫委實是兩碼子的事。當知識分子自困在言論的心思中,閒聊寄趣的安靜便不翼而飛。談不到半句,心裡立刻前後分析,或妄下判辯理據,腦袋閒不下,口齒已又一次背叛了溝通!當聆聽的勇氣,重複交付於傲慢監管,或是縱情於概念的比比劃劃,人情難免頓時變得淺薄!唯寄情文字,自作多情的把守執著細密心事,將生活的現實丟棄在字裡行間,遙望清平事!

才看見,自己已用上大半輩子,才明白(或願意去明白)片點箇中藝術。但明白是其一,執行又是另一回事!不知還會錯對幾多朋友,醒過來,又把眼睛弄瘋了……

還有甚麼好說?

舞台上好說的,都是過濾了的心事!

瘋子日記270904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