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一生碰上的朋友不少,各在不同時候,豐盛著生活之印記!不知怎地,總歸一日,又各自流向不一樣的地域,給生命擺出不同的姿態!想起今日遠方朋友,誰料他朝幾何:

一:

在政府任職的你,近日電話少了,想必定有你的原因。在政壇以每日酒會氣氛量度他朝行為依靠的虛晃時節,還有幾分憧憬的你,難免失落。「升官發財」的老調瘴氣,畢竟從沒給人丟棄,只是今朝換上衣裝,依仗的權力口徑仍多套上「政治恰當」的容顏,少有遠大志氣,又怎不教你白廢一番幹勁!不敢說你是愚忠一片,遺憾是昔日轉職本躊躇滿志,今日理想未沾,白看著人家一步步荒廢了如此可造之香江!

可有忘記你的佛門功課?

二:

多年再沒見面,一日在電視熒幕乍見你今夕風釆,好個傲氣依然!從昔日公屋裡踏過的鞋印,穿梭至此間「健康企業」,三倆言談,已知昔日單純的情誼難再!假如健康是致富的最佳口號,恐怕「富」的意義畢竟有多個可參詳的樣本。你的我的,豈不由人?或許那年L.A.短聚,便注定要分道揚鑣!我不算「健康」,亦不「富有」,只知朋在遠方托金過橋,卻心裡好不寂寞!只怕疲累折耗著你和兒女的關係……

昨夜夢迴,似仍惦念你往年氣色!笑容,卻似蒙上濾鏡,看不清五官!

三:

相識才兩年,難得以文交心,真箇珍惜那突如其來的緣份!此間異鄉裡暮冬,其寒氣可仍蝕骨?小心著涼!去年踏上你家鄉,多少細味你信中所言一二:京城今昔,是非曲直總是停不了!何處不是借著「發展之名」,剝削了幾多真摯人情!每碰見你爹,又想及你昔日在戲臺裡外曾幾看見那蒼黃翻覆的政治把玩。此間替人家搞作的《霸王別姬》,令我又想起你還未給我說完的故事……莫非真要越洋一次,再續分解下回不成?

倘若畢加索在世,不知他會替你繪畫一張怎樣的畫像?

四:

「離異」後仍能與你友好是一直的夢想和欣慰!人生悲歡交合,每作弄著幾多面色人情。我的「不良記錄」,難免教人家對你我關係妄下判斷,累得你不知如何是好,請諒!只是杜魯福電影裡的鬼魂,早植入我骨頭,從沒好氣去澄清是非得失。只知你曾落拓消瘦,如是想不通(或想通了你願意想通的)世俗情理,更不明我「橫蠻」的原委。直至一日,喜見你接受了(我從不要求認同)我的「失調意氣」,繼續開拓你本來自在的人生。你的出現,真是我的運氣!

昔日「愛人」,都埋怨我不近人情,喜將人家推入深谷!曾住在谷底的我,仍反省著人世間曾記載的「情愛憾事」,多少落得一地怨氣!學會愛自己已是一生難求的學問。愛人,更甚!

大觀園內,依然眼花撩亂!我獨愛石頭!

五:

巴特龍神殿上的失物,竟是我們疏遠的導火線。不是你情執物意,只是我過於謹慎,唯恐又墮入昔日失婚的夢魘!唉,好不容易才重拾丁點兒清醒鬥志,卻因神經依然失調而又淪陷苦雨淒風的日子,真不好受!若即若離,聊是人底另一種自蠶的傷感,豈還用說?

六:

昔日比鄰共事,難得投契。書架上仍放置著的Grahme Greene小說,每教我想起你此間可仍在澳洲?兒時魘夢,可已走得老遠?

七:

那年華爾登裡傳出Thornton Wilder的朗讀,仍震耳欲鳴!今日家中天臺,可仍看到星星,紓解滿身難耐的火氣?沉痛從來不美麗,我確曾中毒,逃溺在它底灰婉的浪漫裡,妄想重拾存在的痛感,慨嘆瘋魂!你的執著和硬朗,彷彿像古人每早響起的銅鑼,讓我保持醒覺……

八:碰面,卻無語!兩相知,緣及此,已是一則難得的佳話!
九:書完成了沒有?倘若不是打開黃頁,又怎會碰上你!(似在給人家設計廣告!)但願能早日出版,一睹文風!
十:仍在逃,不知到了那裡!(我早沒追上問好的勇氣……)
十一:……那方,那年,今日可仍通電?
十二:……
十三、十四、十……

遠方朋友,都送了我一面鏡,每日在腦海折射出的異彩,真箇受用,感激…..書及此,骨頭的疼痛又少了幾分!意氣,仍盛!

瘋子日記260205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