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生活的種種慣性或理所當然之中

奇果異花總教人迷惘 不安

(如陳果先生的出現一樣)

是什麼地方來的怪東西

撩動你我的好奇

是誰傳來的尋金夢話

編製一齣神仙戲

讓你我忘卻了本來的步伐

失落於追夢的盲從裡

把肌膚徹底磨折

才換來瞬間浮華

還未習慣

已是冬至

寒雪!請冷卻心底慾望

洗淨身體臭味

才發現尋常的樂趣竟可以變成奢侈無依……

才發現洗澡可以是如絲美麗簡靜的動作……

或許

人總有過在陋巷穿梭的日子

沒想到當中可能發生的

可牽動今夕的風波漣漪

改寫著生活的意態……

「可有特賣的營生技倆

改變此間殘禿的日子?」

進出之間

等待

等待

下一個意外的降臨

未知會否像昔日的不知所措

溜進本能的保護罩中

失卻應有道理的方位

可有下一列繁華號快車

載她到那榴槤異地

隨飄杳香氣

填滿心底追夢的飢餓

「就給我三個月吧!」

「……!」

今日天空

封鎖了幾多朝陽氣魄

是什麼殘疾網路

扭曲著生活道理

割斷了自然的脈動

「可有一個遠郵包裹

啟迪頓塞的心事?」

兒時的景觀

早屈折於窄窄的巷陌中

教她丟下大地之靈巧

溜走於渠溝的潮氣間

凝住了神經

停止了昔日輕盈的舞步

……

戲台上的故事

為什麼

總不曾認真的聆聽過?

何應豐寫於二千年十一月三十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