罷休罷,慾望!
 
我信我轉了又轉
我道我看了又看
我想我聽了又聽
哪怕高山崩塌了
哪怕大海枯乾了
哪怕大地翻覆了
哪怕一生如是孤獨了


只是記憶又在作怪了
只是眷戀又在拖拉了
只是懷念又在纏擾了
只是憐愛又給卡住了
只是憂傷又給挖深了
只是期待又在叫囂了
只是堅持又再遇上堅持不了的一天……
 
這身體
如何反覆形成了又再形成
如何反覆毀滅了又再毀滅
追追逐逐了
五百萬年

仍不肯罷休
仍不肯放手
這身體
只想
重訪哪億萬份之一的偶然
這身體
只想
重回到遊入母體前億兆機遇的一刻爆破
伸展未曾伸展的一口呼吸……
 
怎地為何你仍不肯罷休?
 
假如思想
不再追蹤甚麼程序飛躍
假如時間
不獨跟隨歷史線上走位
假如身體
不只是繁衍幻象的機件
假如五官
不必按慾望翻騰再翻騰
假如四肢
不用跟從父母意願爬行
假如時光
不會抗拒獨立自主觀摩
假如主義
不再有甚麼主體不主體
假如主體
不須強調自大與不自由
假如良知不復
假如愛念不復
假如理想不復
假如強求不復
假如詩志不復
假如歌言不復
假如聲永不復
假如律和不再
假如貪癡仍主管著潛行的肉身
 
你為可仍不肯罷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