雞:

可還記得兩年前在《一鼓作戲Ⅱ之假如我是真的》分享演出中您曾說過的和做過的事嗎?可有想過為何剎那間站在舞台上,您找到一點非比平常的能量?當日在眾人面前打電話給母親,給她那份關懷的勇氣可曾在平常生活中再有出現?那日的激情,可會只是一種在劇場內集體感染下蘊釀出來的霎時衝動,缺乏深層的滲透力?朋友們在台板上雞犬爭鳴的日子,依稀仿似只是生命中的偶然碰撞,一切從口中不能自已地溜出的種種「承諾」,究竟可有成為建立日後生活信念的起步器?還是才發現「承諾」與「現實」的距離仍遠,未及思量,身邊的人事已週轉了幾回?

舞台,究竟是怎樣的一個「怪地方」,把您我一邊挖得乾淨,一邊又推我們回到赤裸的現實?

藝術,又是怎樣的一回事?一切光、影、象、意重借人與物的交接,怎見得可拼貼出點點生命中發現的不尋常問號和態度?

假如在舞台上體驗的一切,是一些沒有經過深入思考和審視、但求一刻痛快的瑣事,為何要如此累贅地借一系列工作坊進行冗長的探索和磨錬?可有想過為何「藝術活動」竟是您不斷需要向母親解釋和極力爭取才可涉足的「奢侈娛樂」?當藝術創作每被視為「只局限於文藝領域、既不切實際又花時間的玩意」時,您又可像不少人般,開始動搖、懷疑自身那份「衝動」的「必須性」?

生活本身就是一項要窮一生之力來完善的創作活動!藝術的國度又豈只是琴棋書畫間的消閒意趣!它同時更可以提昇成為一種觀照生活的態度,從中吸取途經世界的養份,借旅程上的發現,賦予生命可不斷更新的涵義和行動方向!我們借不同的藝術媒體,讓自己可「安全地」對生活重新作出連串假設、質疑、推敲和實驗,冀一邊翻開曾走過的路,體味一二,一邊因應自身條件和發現,學習建設日後繼續上路時可踐踏的磚塊!

假如您的音樂和曲詞,是您每天穿梭人生的脈搏,那麽身邊擦過的,都可變成充滿音符魅力的精靈,啟廸您隨後每一步的可能精彩……

從去年下旬某天在尖沙咀一所食店的談話,決定一起搞一個由青年人出發和主導創作的音樂劇開始,您曾經歷過的掙扎、苦慮、喜悅、遲疑、堅執和此起彼落、不斷動搖、不斷充斥思緒的「交通堵塞」,對今日《不再哭泣》的創作又可有悟出不同的理解?當現實生活中出現的經濟困境與創作衝動繼續矛盾地糾纏不清的日子無休止地抽搐著身體上每一條脈搏,您可有想過放棄?您對社會裏的種種「不公平」曾作出的投訴和指控,又可有因今日創作中的發現而有所改變?

原來真的可再創造和改變的竟是自己!

當意會到「藝術的您」和「您的藝術」默默地已將你引領到不一樣的國度,學習著與世界對話和自處的方法。「音障」,或許是意味著您未有徹底面對生活的每一分而產生的「副作用」!它的出現,仍有待您那份尋根究底的勇氣,「問題」不一定是「必然的」。從另一個更寬容的角度去看,或許正因它的存在賦予您有著不一樣的觸覺,體悟出「別有洞天」的音色和生活態度!

人生的藝術如創作旅途中曾在腦海泛起一群又一群「爭鳴的雞犬」,總喜歡在您我成長的周圍,像噪音般不斷干擾著生活的節拍,教我們學習梳理其中的細碎,和裏面折射出的投影!就讓您我「不再哭泣」,藉藝術創作,給生活又一次重整和自新的機會!

瘋/二零零三年七月九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