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業:

欣賞您那天難得的坦誠告白,分享您所痛所悟,和當初的支吾猶疑,判若兩人。看您在球場上的投入和「攻堅」的鬥志,實在精彩,卻真想不到那邊廂的力氣,竟然在舞蹈工作坊的「雙人舞」基本動作訓練中,找不到與拍擋平衡身體和配合節奏的竅門,才體會身體上可挖掘的智慧毫不簡單,看您我怎樣和有否尊重生活中分秒點滴的可能啟示,開墾潛在的精釆生命。

已離去的親人,無時無刻地借您的身體,繼續發光。任何曾經存在的自責或晦氣,明性後總有其啟廸身心的能量,將每日執意塑造的「我」,開展嶄新的一頁。只是成長中,「我」見「我」聞的法度又可倚靠甚麽尺度?當一邊意識到十多年短暫生命經歷的有限,與知識的無限,滾動起體內求知的饑渴;另一邊又惶恐駕馭不住眼前的自尊,唯硬著頭皮橫衝直撞不成?才開始令人明白,青春的煩惱每在試圖執持著人家對自己每一分尊重的軟弱,和那無盡鬥智鬥力的可能……

人真是奇怪,面對書本中說的甚麽「大我」、「小我」與「無我」,和一大堆「專家們」的「我見」,充斥在每日面對著鏡子的腦袋,教您我怎樣怎樣建構一個「健康的我」。父母親的關懷既受用、亦可變作不成文的壓力,旁敲側擊地將自己的夢想寄掛在身上,「我」已非「我」?還是太多個創造「我」的可能?每日在人前的舉手投足,擔心著人家怎樣看「我」的同時,或許早已不能自已的將「我」放得更大,祈盼「我」的影子會受到應有的重視,當一刻焦點真的轉移到自己身上時,曾「放大的我」又瞬間縮小,彷彿在「力求自保」的卑微和「亳不從容」的自覺中,糾纏著能否迅速找到一個可容納自己的「出口」!

原來,每日「我」的自畫像就在言行之間,不停編織著、重整著、仿製著、幻想著、吹噓著、反思著、磨鍊著、虛擬著「我」的投影!著名畫家梵高曾圖繪的自畫像,從速寫至油畫大大小小不下數百幅,當中筆觸可看見的「他」,又是怎樣的一個「我」的詮釋和問號?

「我」,絕對可以是一個深具創意和思考的領域!

像舞台創作,讓我們從假設開始,看能否從中搜集經驗,重估「我」的自畫像!就從您每日的生活裏啟航,邀請一群「專家」造訪,借他們的「眼界」,看一下您塑造著的「我」,其境何界?其界何如!

早上七時,您還未起牀,一群尊貴的「專家」已圍在您的牀頭,七嘴八舌的發表其獨特的看法……

「醫學界」的首先發言:皮膚科的與食療科的爭論著您每日飲食習慣與身體內分泌的不尋常達百分之零點壹壹的偏差數值;脊椎科與骨科對您的睡姿和骨頭長短進行連串辯論,爭持不下於您每日應有的「正常」肢體運動和「正確」姿勢,結果最後指責「枕頭設計師」的不專業,引至頸部與肩膊潛伏的不平衡危機;衛生署特派專員一邊給您量度體温,一邊試圖從您的鼻孔挖出零點二毫克半流質物體加以分析,向眾人申明您身體符合體格評分標準;耳鼻喉牙等專家還不及揚聲,已被精神科與病理學家的意見蓋過……

您,仍甜甜的睡著!身體,卻不知所以的被爭持得「四分五裂」!夢裡蝴蝶,卻又飛近,將您引領到火星上打籃球……

「環保界」襯著「行醫的」滔滔偉論,竄上牀頭,佔據另一角「有利地位」,評估周圍生活環境對您的影響:氣質學家率先在您周圍搜集空氣樣本,發現多了千份一亳克從周邊發放的超小尼龍纖維物質,可能直接入侵呼吸管道;生化學專家證實綿被和床鋪的有害化學成份比可接受的標準高出零點三三個百分點,而枕頭旁邊剛砌好的模型超人,正滲透著以每小時零點零零零七一毫米的速度發放著萬份一點一立方亳克計的有害氣體,可能影響大腦中樞神經的興奮反應;環保物資供應商則重複測試在三米旁的一塊冷氣機隔塵網,研究從隙縫飛出的塵量和體積,是否可影響日後您鼻敏感症發作的頻率……

各人試圖在您起牀前一分鐘,拼合您「在非活躍時段」的「生理及環境數據」,以供「教育界」、「政界」、「財經界」及傳媒等參考,提供「如何辨別今日典型香港中學生」作每日例行檢討摘要……

您突然翻身,來個一百九十度側身向左旋轉,右腳微縮上四毫米,將父母在宜家傢俬為您購入價值八百七十五元正的被鋪拉開,露出腳板……

鬧鐘響起,七時零五分正,您聽而不聞……

「教育界」、「文化界」、「娛樂界」、「懲教署」以及中學生道德重整會主席紛紛匆匆從您牀底爬出,關注您此刻的「非典型反應」和可能感染的「遲遲唔起牀社會後遺綜合症」,對各界可能引起的關注和文化萎縮的「陽性反應」……牆上貼著的謝霆鋒和耶穌基督並列的肖像竟成為當下最激烈爭辯的「行為證物」,隨之一切在您床上床下的大小日用物品和衣服鞋襪,均被列入「要進行化驗」和「批檢」的「臨床環境證物」……

您的鼻黏膜突然收縮,發出一陣陣響聲……

您的父母走進來正想叫您起牀,沒想到竟也被列為「被理應檢查的證人」和「日後可能呈堂二十三條證供的問責主管」,各界群起追問與當事人(即被「專訪」的您)的特殊關係和每日行踪……

歷史學家立即在門外翻查「文化大革命語錄」,廣告商立刻有了拍「八達通現代啟示錄」的橋段,匆忙急電董事會主席撥款一千五百萬攝製「因您而起」的「宣傳短片」……

您突然起身,戴上眼鏡,發現已是八時四十三分,埋怨聽不到鄭經翰的聲音而起不了床……床邊,所有「專家」突然消失……

您只發現Τ恤上留下的一大片汗漬……

如此胡扯,竟仍未踏入主題討論「您的自畫像」!四處混雜的噪音,如何下筆「自畫」?如此「噩夢」,「專家們」必定將我列為「理應先行處理的瘋癲佬」看待,學校各學科的老師還未及時完成指定的課程,又怎消時間將其中一二段落與「起床事件」拉上任何關係……

難為您的父母,可能因我寫下的「不適合未成年少男」字句而煩惱,要他們給您輔導一番(更不須說學校社工大皺眉頭的正常反應)……

好不容易,才學會將「我」放在心頭,把「汗水」抹乾,還「我」清白!今日的「自畫像」原來真的重要,素描著您心中的「我」和「世界」交結著的獨有關係!就從舞蹈中平衡身體練習中做起!

瘋/二零零三年七月二十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