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ky :

算起來,我一生中曾搬屋不下數十次,「四海」是家,真不容易!

才明白在生命中漂流是一種磨鍊,教您我學懂如何迎接艱鉅的考驗,明證「幸福」的意義。「福」字中的「禮」、「口」和「田」,意味著一切不可心存僥倖。人神禮樂豈是朝夕文化,田宅五味是一生的體悟!

或許日子過後倒說來容易!遺棄不了往昔曾充斥著錯誤的落泊日子,總教我珍惜今日得來不易的一切。能認識您們每一個,原來已是難得的「福氣」!現實裏的搏鬥,折磨過人間許多氣概;卑劣的環境,曾激發我不可繼續墮落。漂流的生命,多次教曉我在失望時,學習欣賞一切求生的技倆,和它底排遣虛空的智慧。不可輕渺災難中求尋的可能快樂、搏鬥後的平靜和痛苦中的創造,不管佔有,只在追求!漂流的過程,充滿著可以學習的修行和生命的創作靈感!

我最迷失的時候,都是那充滿自憐的日子……

笑,原來是絕對令人驚異的特效藥(真要向您多學習,您笑的能力比哭強多了)!

每日突然降臨的事,雖非您我可掌握於剎那,其中可能體味的「春夏秋冬」,都在乎您我有否關注每一瞬間可能萌芽的、沉積的、飄曳的紅色、綠色、金黃色、白色和一切可親近的自然之色!今日我們居住在一個充滿怨氣的城市,很容易受「交义感染」,重覆地逢事咀咒,我也曾患上這「翹尾駡街」的「城市恐懼綜合症」!當年紀還小,每天發生著令人懊惱的事卻又應接不暇,學習釋懷真不容易!又豈能奢望您能一下子明暸一切……

假如談話是一種梳理思維的過程,衝口而出的詛咒,很容易會變成一種自我說服的誑語,傳聞中語話的形態,豈不轉眼變成人家最方便給自己套上的「容貌」?任何形式的「批鬥」(不知為何尤以對親人更甚),令人跌入無底深淵,得不到喘息!

心靈需要的調節和撫慰,每隱伏在漂流中浪裏節奏,要您我學習聆聽身邊擦過的每一細訴,懷友的沉默,總有其原因和自在!

我走上多年,才發現生活裏學習精神欠缺靈活,偏執著「正統的」、「純淨的」、「真正的」、「未被篡改的」種種人事價值,死纏的學問每禍害無窮,更糟的是忘記了每一個腦子裏的「應該」和「不應該」是不一樣!「家」的形態亦然!

或許小時候書本裏假設著「家」的結構,充份粉飾著不完整的現實,是當權的假設著「家」的「應有份量」?是您我被誤導、或迷信著一些單純地循理想堆砌的美麗神話?「寧可」原是一種願望,它給人類忘記「沒有選擇」時的痛楚與無奈。說甚麽「八戒」、「十誡」,或許是對現實裝聾作啞的玩意,嚴重造成不少知識殘缺的症狀,將生活一舉一動以緊繃著弦似的態度看待,結果身邊一切頓變成終日疑竇的神鬼,將人家的說話,但求方便,對號入位,逃避其中被禁錮著的情理!

天空是否令人窒息,先學習放下許諾,認真認識自我的牢房大小,與天窗外的視力!試用想像,將自己變成像小說描述的甲蟲,爬出自己的軀殼,以特殊的慧眼,放眼世界一切自然與非自然境象……

原來「成年人」就是這樣,毫不理會人家的感受,或是否明白所說的話,胡扯一大堆艱澀的文字,教人卻步!

證明我又一次「失敗」,試圖如此教化一個正在努力開墾生命的心,實在難辭其咎!Pinky,或許我應從您身上學習,重踏上「漂流」的船,看您眼下風景,享受那「漂流中的創造」……

我想我們都是偶然從冥王星外跌落地球的星塵,借人家肉身轉世,偷看人間樂舞的怪裏模樣!

瘋/二零零三年七月二十二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