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ly :

剛從一個喪禮回來,又一次體驗「離」「合」間的傷逝與感慨。人家說不應與年青人談死亡,想這話對您來說別有一番意義!曾親身近距離目睹死亡經驗的您,如何將揮之不去的夢魘變成生命裏寶貴的一課,實在值得我們三思?我深覺學習直接正視生命中之無常,較逃避苦難存在來得現實和重要。如何將死亡變成生命的啟示,意味我們要坦誠面對死亡的必然性和真實性,在此岸與彼岸的航道之間,死亡的存在肯定了人生裏珍惜關懷和摯誠背後的意義。

我們的社會,總愛掩飾死亡或將它渲染成「萬惡的報應」。冀望臨終走向安詳的意願,多被道別的「痛苦」,和自責不足的失落或背叛所遺棄。喪禮之前,仵作在停屍間的誑語,和對死者欠缺應有的莊嚴,更將死亡變得輕薄……

究竟誰說那是「禮儀之邦」?

坐在殯儀館三樓走廊靜候的我,被四户人家正同時分別舉行著不同宗教的祭儀所包圍,佛、道和基督教等諸神「護法」,以不同的「頌經」,夾雜著不同的禮樂,將空間填得密密麻麻。親朋掛著深淺不一的愁容,與一眾莫逆之交竊竊私語,像穿雲破霧般魂遊進出各户「大宅」以數萬元租用的「永別亭」。這邊剛忘形於片刻前離開的工作崗位,那邊卻轉眼墮入人家的悼亡儀式。花圈、香燭、祭帳、經文、遺照、喪服、棺木、輓聯、吉儀,一下子各抓緊應有的位置,從來沒人談及它們在儀式前後有過更精彩的故事……我雙手放在膝頭,沉著氣,試圖從混雜的聲浪和人影散集之間偷偷竊聽仙遊之歌!哭悼、追憶、悔意、輓歌、泣拜、木訥、隨令人昏眩的香燭燃燒成灰燼,化作九天外的飛星!灑在地上的濁酒,剛濺濕了牆垣下放著的紙黏豪宅,站在旁邊兩個同是紙紮的陪葬客人,將「人生」也變得輕薄……

殯儀畢竟是為在生的人而設!

停止呼吸之前,含情的事應不止此間的哭悼!

記得近這幾年,曾面對的「死亡」,多令我深深感謝它底帶來家人難得的和諧與悟釋。離去者已矣,卻點化了不少自發的本性,會合著一地光明!曾敵視的、仇怨的、平常不願意表達愛和感激的,竟流向從未有過的觀想,治療著因錯失而絕墜的關係。

那日您說及亡友的哭訴,是時候將自責淨化於十指運動之間,借琴鍵上的舞蹈,重新喚醒因衝浪而暈倒的人,將迷惘轉成為生命的修持!一切人間存在著的驕傲、嫉妒、欲望、癡愚、貪婪、嗔恨,隱蔽著開悟的契機,因錯失帶來的悲愴、徬徨、損害和挫折,不應再循環製造更多苦惱。您聞、您思、您修!

十指迴腸的心肝,在樂樂情思,細味「海懷睿智」(這是亡親一位摯友輓聯上的其中四字真言)!

我仍記得電影《鋼琴戰曲》裏那鋼琴家在絕境中不由自主地舞動的手指……

您擁有的十指智慧,是生命的恩賜!

瘋/二零零三年七月二十四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