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chelle :

有一個幸福的家,又豈會是遺憾的事?難得是您明白幸福並不是必然,不同朋友的故事,有著不同的啟發,教您我瞭解世界的「不完整」,它給我們提供了生活裏多釆多姿的色澤,更豐富不少觀照人事種種特殊境況的角度。

一個簡單的習作,只是一枝筆、一張紙、一個字、一個紙皮箱、一個心願、一次「跑步」和手持的一張報紙,竟聯成了四個多小時的坦誠傾訴……

我看見每一個人站起行動前的猶疑和抉擇!

我看見每一個跨出行動時不一樣的姿勢和心境!

我看見每一次筆尖觸動紙張的運動和情緒總反映著一種獨有的生命力!

我看見每一個字被「投籃」放進的方法閃爍著可圈可點的態度!

我看見每一個字「沉進」紙箱下的輕、重或無奈!

我看見每一個人拿起報紙的心神和力度突顯著各有所想的情思!

我看見每一次起步前剎那沉默的意義!

我看見每一個人走著的步伐快慢、方向、輕重、和意向給人很豐富的感覺!

我看見每一個說「故事」時的關目和表情都有著真實生活片段的投影!

我看見每一個身體在告白時流露出的特有形態和自信心的指數!

我看見每一把聲音背後雕塑出細碎的、不完整的情感圖畫!

我看見每一個拳頭握著報紙的力氣!

我看見每一個心座落的不尋常方位!

我看見每一位朋友面對自己那份時精采、時繃緊的面孔!

我看見每一個眼神投寄在或深遠或游離的某處地方!

我看見每一下踏步間那或遲疑、或堅執、或軟弱、或爽朗的神氣!

我看見每一張報紙被投影上的故事心韻和形骸!

我看見每一位朋友處理報紙的獨特方法和意向!

我看見每一頁報紙被摺疊、撕破、重整下的情理和心曲圖譜!

我看見每一張臉孔在「完成」習作後的從容和迷惘!

我看見每一個聆聽者或旁觀者不停湧動著和浮現著的「自我獨白」!

我看見每一分秒張弛神經脈搏的鬆緊地帶!

我看見因我所看見而不斷摸索對應的遊走步伐,唯恐錯失了進一步認識您們、接觸您們的機會……您又看見到甚麽?

筆沒有變,仍是同一枝筆!它卻早明白每一張碰上的手掌和手指,都有其執著的見地。紙亦沒有變,只是一張又一張的輪候與您們碰面的機會,將「身軀」奉獻,體味與筆尖接觸所呈現的生活圖寫。它享受它扮演的角色,短暫的記錄行動,給它經歷了一次深刻的「生命旅程」。字的形軌,不再單純是祖先留傳下的符號,它早已碰上另一位新朋友,給它鋪上獨有的生活注碼。一個被遺棄的紙皮箱,可沒想過受到如斯重視,盛載著一伙人的心事,倘若要計算起和每一心事連成的歷史和可蘊藏的人文精神,它豈只是「另一個早應已完成任命的紙皮箱」?報紙明白每天被遺棄的感傷,它慶幸這天受到的「重視」,竟甘願承受您們在它身上放射的「粗暴」,在撕、扯、接、叠、拉、張、表等輕重不一的「文明對待」下,從不生氣!因為它明白報紙上曾印記的與生活中經歷著的人事,總會面對一系列新行動衍生的美麗(或不甚美麗)時刻……

它們,畢竟也與您我一起走上了生命中的幾個難忘小時!

不知一直愛護您、關懷您的父母,會怎樣看您這天借報紙的「撕想」行動?

瘋/二零零三年七月二十五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