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

假如「明淨」是用來形容一種心境的美麗,它不應屬於只有十多歲的您們!

我不知道「天國」是否意味著人底最終追求明淨的「另一個慾望國」?「地獄」是一種罪惡終極地帶的「另一個伊甸園」?也曾經是一個「信徒」的我,昔日年少時人家架設在我口中的「信仰」,與今日以生活行動體驗得來的「信念」,給生命建構著一連串似相關、卻又不怎樣相乎地反照的疑問和引悟。前者充滿吊詭的假設,在只有「肯定」和「否定」清楚劃定「正」「邪」「對」「錯」的界線下,與我看見在兩極間充滿灰色的「中間地帶」,加起來才是「真實的全部」!後者在承接生活細碎的累積經歷當中,令我深切體味生命的無常和可敬可畏的大自然無底智慧。「神」!或許應是人底總結這「無底智慧」的統稱或代碼,既沒有「形」、亦沒有「體」,只是一份深遠崇高的本源力量!您我或許就是這「本源力量」的其中必然部份,在其虛空的時間廊中在此間遊曳而過!

小心!教士曾說我是一個「不依循正軌走路」的「叛教徒」!

您每日的「表現」是「好」、是「壞」、或是「中庸」,只反映著某特定時間和空間底下的生命色温和氣度。循時空的轉移,和經過反覆思量而蒐集得來的智慧,訂下您不斷自新的「神」色!

青少年應是充滿疑惑、假設和好奇的年代!實事求是地去理解求證比假借人家在自己腦袋寄存的信念是否來得更受用?或許一切全看您為人的心性、機遇和面對考驗的勇氣。我們懦弱,所以我們都奢望有一個「救世主」!誰知衪「救世」的意志和方法,早種在天地萬物之間,看您我證悟的慧根何種?人生的短暫與時間的無限,其中看似不合理的比差,難怪人底憧憬「復活」的心!年幼的無邪衝動,是成長後的「社會」所容不下「離經叛道」的表現,約束是肯定管治和將它合理化的必須手段,教育很容易因此失陷而成為這管治機制下的附屬品!「神」的旨意,或許是人底社會謀求「穩定」的最精彩(或是最不精彩)的精神催化劑……

假如您喜歡將一切行動以「神」為依歸(我只是深深覺得那不曾是真正的您),可否有勇氣叫衪稍等,讓您先學習放下任何可能因「信仰的不完美」而種下的內咎!生命本身就是一個奇蹟,「衪」又何須堅持著一系列條件規律和原則!那是人因缺乏安全感而建立出來讓「困獸猶鬥」的監牢,看守著假設的利益!

大自然的本有秩序和人閱讀出來的仍有很大的偏差!

請不要問我信不信神!

假如「神」就是生命萬物的全部……
假如您只想說您的「神」比他的「佛」强……
假如「衪」只是填補空虛的借口……
假如我從來就是「神」的一部份……
假如「神」要我們為祂的尊名而爭戰……
假如「衪」介意榮耀的歸途……
假如「衪」有太多假如……

我相信–

人是不完美!神亦一樣!我們都因應自然不斷自我更新!
人是結集著千千萬萬年累積智慧而不斷進化(或退化)的生物!
此間此刻的真實和它底的因果來由!
地球就是「天國」的一部份!它也是「地獄」的一部份!
生命的本身就是體驗作為「神」身體一部份,生死就是「衪」底細
胞經常出現的週期性「新陳代謝」!
我們總有原因去相信或不相信一切有關「天國」和「地獄」的傳說!
那只是在「人神」的國度裏成立,而非「神」的本身!
每日「神」的啟悟就在您我如何看待身邊擦過的一切!
滿天神佛背後的虛浮是反證著人神共處間迷失了的重要氣度!
對很多人來說,以上的話都是「危言聳聽」!
「危言」是任何人假借「神的旨意」為爭戰藉口的必然條件!
人的軀體是感召生命奥秘的渡橋!
「神的歷史」像是人借不同時代的「戲服」,說著同一樣的故事!
「佛陀」!「阿拉」!「天父」!衪們都是「神」的「襟兄弟」!
一切總有其可信和不可信的地方!它們各需要對方而存在!

當您發現與生活拍擋合作時連基本信任也沒有,究竟是不知甚麽原因他沒有得您心中「神的眷顧」,或是您死守「神色」,唯恐衪捨您而去?您的自信究竟來自何方?

請原諒我又令您懊惱,又一次忘記十來歲說話的尺度!或許倘若您先放下您的「神」(倘若「衪」真是大公無私、克己包容,您根本不用擔心衪不明白),或暫且放下人家負上您肩膊的「沉重使命」,讓身體重拾一陣子青春的節奏,我可有機會多沾染您的真性情,多接近您本源的心脈……

管它是天國或地獄,先學好管理此間發生著的人事,讓身心打開,由碰碰面、點點頭重新開始,認識和蒐集生命的本有火種!

明淨,是登高遠足旅途上的修持!年青人,可有因面對的崎嶇山路而興奮?

天國!地獄?可遠可近!可偽可真可虛浮!它們,就存在於兩腳步行之間!何須將祂記掛在口邊,借生活點滴親切地體驗其存在或許是最佳的「神蹟」!

瘋/二零零三年七月二十六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