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蟲:

一日在泥中看見一條蟲,我不知牠快不快樂,只見牠不停蠕動,在泥中左穿右插,四目張望,神色像「泥」,似乎對牠來說,不知甚麽才算是「快樂」!牠只是在等候泥裏鑽出來的另一條蟲,細探今年可有充足過冬的儲備……

倘若一日,蟲非蟲,泥非泥,泥蟲又可會快樂!

人越大,越著緊快不快樂?似乎花上大半生,也未必抓著快樂的真諦。假如您問我有沒有不快樂的時候,我很容易又跌入年少時曾幾自憐的陷阱,將一切苦楚歸咎於「不公的命運」……只是假以時日,終學懂怨天怨地對己對人也沒有好處。當重新學會將每日面對一分一秒的可能經歷,碰著的人和事,漸變得多了點自由和可愛。不强求每刻精彩,但願每刻認真的活著,欣賞任何可有可無或在身邊發生著的大小事件所帶來的關愛和靈思,才領悟身心昔日的枷鎖,如何曾將自己盤繞在無底的悔惱之中,和那難以自拔的自我封閉傾向,深切地封殺體內細胞的自由本色!

您的心思比昔日的我强多了……

道理給人的感覺總是易說難辦,是嗎?相信您心中亦有很多,在每日不停說服自己要生活得開心那份信念來看,可知您如何抗拒任何一點令自己或人家不開心的可能。只是好像上天老喜歡作弄人,愈想要愈得不到。或許切膚之痛只有自己最清楚,網外人,難算網中事!但有些時候,就在最不為意之間,一些事情突然於眼前掠過,看您我能否捕捉片刻的心明,瞬間茅塞頓開,才發現一直偏執在何許死角,教人如此頹喪!

很多人說我們應慶幸已擁有的存在環境和條件,無論是如何「不好」,比起很多第三世界的貧窮國家,我們實在「富裕」多了!似乎我們早假設著「窮等同不快樂」。對原始部落來說,窮在志,富在天;苦在病,樂在思!在人開始建構其物質社會的過程中,一系列無休止的物慾繼而衍生,一邊磨鍊著追求的意志和鬥心,一邊卻磨折著因不足而充斥介懷的心!貧富的國度,又豈是三言兩語間可平息的謬差,在今日强調競爭,追隨更豐盛物質源流的香港,一切似變得理所當然,一個又一個失落的心亦緊貼填塞物資裏頭的每一隙縫……

精神貧窮比物質貧窮更可悲!

今日的低迷或許是良好調整思覺及欲望的好時機!

青春歲月,豈多是最不快樂的時候?在成長獨立之前,一直習慣(又好不習慣)接受被供養的心卻揮之不去。當現實條件的局限,拖住了理想的陣腳,恐怕還要一段日子才可脫貧解困;心底積壓著的怨憤卻又不斷滋擾著鬥志,加上家長不知不覺地假設著自己喜歡「不勞而獲」的精神折磨,更令身體的生理與現實呼喚幾乎陷入無助的雙重把玩,連糾纏於記憶已久的不快,催促著腳步走向重重抉擇邊沿,一邊摧毁著內心剩存的意氣,另一邊同時懷疑著多年借助人家理念營造的精神建築,是否再合時宜?

青春,真可愛青春?家,卻容不下它!千般不安,竟隱藏在父母偏倚的錯對間,編織著一個「妄想改造」的「訓示工場」?

多少父母在思想仍未得到解放前,早墮入一種無形的階級困局,忘卻了十來歲的尷尬和苦惱!自立?豈只是一種對父母「反動」的告白!在建構獨立生活之前,誰沒經歷過「志窮技短」下的精神搏鬥?孤獨的小小革命,原來早種在骨頭裡面,伺機待發!

在我屋前一塊荒廢地,爬籐從來沒有因圍欄停止擴展其生存領域。幼綠從來不愁欄干的高矮,總是邊成長,邊學習倚牆而立的絕技。一切枯葉殘枝,供養下一條翠綠靈枝的生長!蒂固深根之間,泥土下的蟲總找到可紮營儲糧的居所……

欣賞您在苦困下的堅忍和耐力!但慘白的臉和終日作動的肚皮,又愛與生活裏備受考驗的韌力不停拉扯。誰料您僅餘的精神,連是否給自己吞下一個麵包的抉擇,都變得如斯艱辛!當我得悉其中同學每月花上三千多元在電話服務費上,心裏一沉,只希望您們會碰個照面,切磋一下麵包與手電對此間生命的真實價值!

今日的艱澀總會過,危急時候還應多放過自己,禮借旁邊巧遇的肩膊,將身體暫扶一把,從中領悟的人情,不妨他日用行動施報於他人!您的故事,會是您日後生命的導向儀!攝影鏡頭下的一景一物,是經年凝聚心思頃刻之間的鎖定,沒有多餘堆砌的石頭!

「您快樂嗎?」我問泥下的蟲。

「今天的泥,多了點濕氣……」泥蟲如是快樂地答。

瘋/二零零三年八月一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