珊:

不知「笑」在您生活中已變成了怎樣的符號?它的背後,又有著甚麽難言之隱?彷彿不知從那時開始,從某處將它拾起,將之掛在臉龐上,是「掩面而泣」還是「掩人耳目」的活寶,幫自己渡過許多生活裏種種介懷憂慼?

仍記得那日唱的Jingle Bells 嗎?它根本不曾屬於您,又豈能給您投寄心底音符?當您靜下來,深呼吸一陣子,將雜思掃除,給身心一次回復真我的機會,您唱出的心曲可以是那麽動人……

成長中不知幾曾碰著過多少自製的生存尷尬,只因不斷跌入滿以為人家設下一串串對對錯錯的陷阱,自卑之心油然而生,膽量在缺乏扶持和關懷下,變得苦無出路!成年人容易忘卻昔日自己為何希望人家包容的時候,當日子如是重複地在抑壓心事的習性下渡過,沒想到潛移默化地接受了「殘酷的現實」,導致辨別是非的機能嚴重失調,在充滿吊詭的挪移論說中,惡性循環地將「包容」輾轉收縮到連自己也容不下的方寸,真是何苦!

喜見您箱裏的裝置以「笑」為題,那又是何等勇氣!人的自省和反思其實不是人家給予的靈丹,而是自己搭建的靈台,給自身一個紓緩壓力的空間,修補生命旅途中擦傷過的心室和思路,學習築橋穿梭世道的「妙法寺」!

您今日的笑容,可會是一不用掩面,二不再尷尬,而是歡容微笑?坦蕩蕩的開懷,給人難以形容的舒服。我自愧比您花上雙倍的時日才畧悟一二!

金庸小說中「笑傲江湖」的境界又似喜還悲,不知為何總是要負屈銜冤一生才悟證出點點的江湖意氣,笑陋寡聞般將世界愚昧放大,笑裏又是何等唏噓!聊是傲骨弄人,將天地繪畫成有限的人間道,連自然氣概均剎時要「為人民服務」,被假借為可「出氣」的「山川險阻」!曾喜愛的「笑傲江湖」,今日畢竟覺得「笑得不夠痛快」,比起嬰孩心生的笑意,境界又實在差之千里!

今日劇院或電影院,多以「笑」的頻率來量度作品受歡迎的程度,彷彿但求一笑,抒懷一朝悶氣,明天又再戰江湖!本來無可厚非,誰知那一切又不知怎地,早變成商業策畧,是計算在銷售回報下的必然「產物」,「笑」的質素卻「默默地」經歷著商業評估下的「價值洗禮」,大量製造出可笑的人間處境,填塞消費者那串串空虛,以自閉式的「自豪感」,借人家長短建立著卑微的自信!

難怪今日「反智」是一種推銷策畧!以最簡單計算出來的訊息,飼養移種在肚皮上的「智囊」。「笑」,難道只是「星爺」的重要資產?其「智」可嘉!卻難為了「笑破肚皮」的觀眾,又自足的抱著「智囊」,繼續延展著「笑的神話」!他們如是逃避現實,「他」卻袋袋平安!

何如?我又陷入人家「智囊」的愚弄,自困在酸溜溜的情意底下,猜度著今日時尚的自助式人間笑場,苦中作樂?難怪人家說我缺乏「笑的智慧」!

您有沒有看過動物會笑?我們的「電影笑匠」,多從動物世界裏偷師學技,借其超凡的眼界,窺豹一斑!

有甚麽真的好笑?看您我心事形軌……

門口的貓兒又翻起肚皮,雙腳朝天地給人打招呼!

瘋/二零零三年八月三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