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g:

我年少時最喜愛的一本書是《天地一沙鷗》,故事描述一隻與別不同名叫Jonathan的海鷗學飛的經歷。相信您曾聽過「人為財死,鳥為食亡」之說,書中的主人翁是一隻不甘以覓食為生存目標的海鷗,牠試圖不斷發掘潛能超越自己飛行技巧和速度,最後縱使「眾叛親離」,仍堅持著對飛行追源溯始的探究和實驗……

從想飛、學飛、試飛、曉飛到一飛沖天遨遊天際,不知要經歷幾多遲疑、惶恐、失敗和幾近脫翼的刺痛!但在一個安全而備受呵護的環境下,學飛的意義頓失,因為怕痛,就連展翅的欲望都談不上,只是終日等待按時按節的餵養,又怎會建立起任何自主意識?尋夢,早被列入「虛無飄渺大全」之中,為眾笑罵!學飛,原來是一種需要面對高度考驗和自省的孤獨,才可以體悟其中真諦。

看您平日多掛愁眉,或是腦袋不停地轉動,令臉孔無暇放鬆,究竟是因過往某某特殊經歷,令您不能開懷地與世界對話?難道是經年的奴化教育,將您磨折至「敢怒不敢言」?姑勿論是前者或後者(又或是其他種種原因),您還記得那日我中斷您的「撕報紙習作」,在眾目睽睽下「破壞」您作品的用意嗎?那刻您痛入骨髓的眼神,和轉瞬間又因我行動方位上的轉變而迅速收起那曇花一現的「怒火」,轉化成一絲絲難以言喻的「通明」,其中充份突顯著您內心的鬥爭抑壓,和潛藏的悟性!

看您那條沿外圍長長向內打白鴿轉撕開的紙條,手指的活動像一條蠶蟲自綑地鑽入一個「死胡同」,又教我怎不「心動」,將「好事」腰斬,冀背城借一,試試能否藉「藝術行動」啟發您底省思?不知是否只是我又一次「自作聰明」,粗暴假設人家本來的「美意」,將唯一可能的「表白」徹底抹殺?

好事本難圓,才可有空間待您我用上一生去將它完善!只是我們的社會太多人喜歡做「債主」,自小便無孔不入地要您背負累累「心債」,教您迷惘,終日垂頭折腰?做「放債的」總是喜歡不斷放眼挑人家骨頭,使您「折翼難飛」!我們的群眾,多不知不覺間成為「押舖經紀」,大量收買人家「債權」,藉他人的「債務」,放「貴利」自吹自擂其家境的「富泰」!

今日一個人「學飛」,不知怎地頓變成「所有人的事」!飛行的「動作步驟」被編制作「分層推銷」,以「專業的口號」,將「學習」分科營運,按照特定「指引守則」,分割為一系列「被認可」的「飛行方式」,「任君選擇」!任何「額外技巧」或「速成課程」,將另行報名收費……

「學飛」的意欲,早忠誠按「服務」的需要而鎖定其方向!

在一切已「妥善安排」底下,誰敢造次?結果心中的自卑又進一步加深,邁向不斷懲罰自己和無辜自責的谷底,雙翼在峽間一線天的俯視下,無力振奮!唯有假裝今天如常,沒事沒了的等待下一回可能出現的心血潮湧?在乎合「典型」要求底下,作一次沒個性的「能力測試」,協助提高「裝聾作啞」的「繁殖」?

當翅膀一日長成,仍看您想飛的勇氣和鬥志!

迴環的群眾聲浪,是滑翔的上佳戲道!

難道要等到脫翼的刺痛有「特惠保險」才考慮「下一站」的轉飛行動?

瘋/二零零三年八月六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