娸娸:

您說您最喜歡吹色士風,真遺憾仍沒有機會一睹您演奏的風釆!

我年少時沒曾幻想過做一個樂手,皆因昔日拿起結他,只為一種「安全感」,借它的存在將心事傾吐,手卻從來不聽話,胡來在弦線上掃撥一二節拍,總沒耐性手心合一,追尋曲譜背後的樂意。遂得知我真的沒有天份,接受了「結他」在我生命中只可扮演「偷情」的「僅餘角色」!心裏卻真的羡慕人家如何推心置腹的與樂器結伴一生,奏出動人心曲……

不知您拿起色士風的感覺又是怎樣?您喜歡在甚麽時候和甚麽地方與它共舞?您最深愛的曲目又是甚麽?演奏時,您的心停放在何方?對不起我又一時忍不住「八卦」起來,向您連珠發砲,只因我真的好奇和嚮往一個真正樂手如何神釆奕奕抖動著身體節奏,和靈巧自如地揮動十指之間吹奏的神情。聯想到您可曾沉醉在那身、心、神、意、韻合一的境界,對您的追夢又不能自已地著緊一番。

夢想,從來不應太多雜質!心底,總聆聽到那慼慼跳躍的湧動,教您給自己奮力追隨夢裏可能實現的應有步伐!

境過情遷,生活裏碰著的事如雲似霧頃刻變幻。卻不要忘記或低估自身可「打破局面」的潛力,更不可小渺每日可累積的經驗和開拓的發現,「彩虹大道」不在天邊,而是您一手一腳耕耘創造的「奇蹟」!

我從來就不是「讀書材料」,只是對生活好奇,試圖在方塊符號中摸索到一二智慧,豐富我每日「創奇」的本能!才發現書本不應是「輸本」,而是生活思考的記錄和人文心跡,像音符間傳頌著生命百態!

是甚麽率先打破您對文字的好奇?
是甚麽將您矇騙在公式化的「考試制度」下?
是甚麽把您的心事鎖起?
是甚麽人令您丟掉求尋的勇氣?
是甚麽時候發現色士風比其他更美麗?

色士風早出現了,您的心又遊到了那方!

文章根本不在書本,而是在每日穿梭路過的人情細語。從嬰孩到「成年」,當中曾發生過的事,有多少重複、有多少無奈、有多少爭執都在所難免,只嘆未懂事之前,已被推入「假設需要及早成熟」的案頭,聽令於教人側目的情理邏輯,連「偶一不慎」也不容放過的「道德監察」底下,又怎會放手讓成長變作一件樂事?文字行間,多是黑白兩道交纏中發出的聲音?嬰孩的好奇不知是否在年長的「敦促暴力」底下,嚇怕了開墾的心肝?年青的,「精乖遊戲」聊是卑微的「生存技倆」,磨折了幾多應有的青春幹勁?扭曲的規矩,肆無忌憚的重新其强權執法的理據,令成長變成枯燥無味的「守法機器」,剝削了對事物發現的重要經歷,和建立法規背後的基理辯證,反過來,將「讀書」演變成「洗腦」的「必然守法過程」,又怎不會令人咋舌?

自律原來是一種上佳的自救方式,從中可給自己重新規劃與世界打交道的有效智慧,讓身心重整!

要世界完全明白自己接受自己是不可能的事。但連自己也與自己相處不來,倚仗一小堆似方便卻不明所以的浮游物體(或人體),暫寄情於一個又一個「短期投資」的「路邊社」,您的夢想會很容易變老!

我喜歡爵士樂,更喜歡看爵士樂手表演,他們的身體,像一團團發光的火燄,整合著不同大大小小的生命花火,心耳、心眼、心肌、心神、心意各施展著互相照顧的心德,將心曲盡情抒發……

原來,生命最迷人的是人一心一德投入生活的那刻!

唯一的敵人,原來就是自己建構在心裏的魔鬼!

瘋/二零零三年八月八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