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誠:

從那日手持結他,邊彈邊唱父親傳授給您的一曲Wind Flower,我油然想起自己昔日在姐姐於北角租住的房間內唱歌的日子。遲疑的手指,竟給我輕撥出弦外之音……

我不曾教導過兒子半句歌,卻是他教曉我加把勁學做人!

父子之間,情感微妙。從來就不是小學書本中言申的簡單倫理,卻不知怎地,那三數行父慈子孝的說話,竟成為不少父子的「心魔」,將關係架設在虛浮的美麗意境上面,還來不及學習每日生活銳變的環境,和相應營造出的特殊關係和情意,又被假設在社會的道德投影,鍥而不捨的折磨著「如意」的「應有拼圖」。雙方各持的性格和弱點,在「血脈相連」的偏執下,試圖一嘗推心置腹的滋味,未幾卻已發現,之間從來不曾現實對待對方或自己……

才發現,我從父親感染到的,又轉駕到兒子身上……

文化的傳承,多少在混混沌沌中,一代一代的潛移默化。情理,彷彿是醬缸下般渾水摸魚,尋找可連接的網絡!一旦能抽絲剝繭,又不知是幾多苦心孤詣的蠻勁,塑造片點貌似半夢半醒的精神氣概。不少人(父子中又最常見)不單陷入試圖「改造」對方,終日潛心將生活每一小節大搞各種形形式式的「革命運動」,在生理和心理不同標準的主宰下,尺度的拉張從來就考驗著我們「批判」與「欣賞」間的建設性(或是摧毁性),把人「改造的心」,翻高爬低的清算得失,還未心悅誠服,已不知臉紅過多少遍!

臉紅,意味著赤子之心難得健在,那又何妨?

尊嚴,總是反正各半,看您我為何嚴苛、為何尊敬!

我看見許多被「尊嚴」玩弄得死去活來的眾生!「尊嚴」底下,看見「異端」的敏感度特別凌厲。遂分班分組,分門別類,唯怕「好事」沒記清楚,炒出一碟不知所謂的菜色。要人家「聽教聽話」的欲望,原來是一種自我折磨的精神,既改變不了心底現實,亦把持不少世界在變的必然定律……

又是甚麽,要地動天移?在同一帳蓬下,畢竟有不同的天空!

請寬恕我借題發揮,將您對父親單純和尊敬的心,橫來拉扯,實在不負責任,是嗎?人家說「虎父無犬子」,不知那又是甚麽心思?我只知您和父親的緊貼,是您們兩人共創的成果,缺一不可!但今日的收成,每備受他朝的考驗。珍惜之餘,更可多將經驗挪移悟性,人的肚子,裏面總是怪物多多,老喜歡將人物、情節改動,試探您倆的心肌與結構的內涵,其中言語,畢竟是一生的功課!

……因為一切並不是理所當然!

瘋/二零零三年八月九日

後記:喜見您身體愈來愈開放(請不要誤會,那與體重無關),更見您父親給您思考的啟廸,讓您可亦莊亦諧的闊步看世界!又一次提醒我要多磨鍊睿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