瑤:

真的謝謝您那日對我「蔑視的訓誨」!誰說年輕的心,沒有道理情由!

一場具爭議性的戲,一首具多重意識的原創歌曲,竟因涉及「睇四仔」的內容,挑起連串反思、辯論、憂慮、沮喪、好奇和搖擺不定的思索,這豈不是一次絕對良機勿失的學習機會?

我們的學校畢竟是一個「禁慾」「禁色」之地,連個性也通過「校服」去校訂服從的本質,將人本有的情性,禁閉在像清教徒般道德的監牢,苦候解放「刑期」的日子。當學校變成類似懲教所的理念運作,企圖以預設的方案修正人間動靜,方便當權的管治,在長期抑壓情緒的環境下,難怪造就出那麽多失學或情緒失調的青年。一元化的教育方針,空有「全方位」的配套,三十多年運作如常以「課程為本」的行政主導教育理念,又怎能面對今天全天候知識開放的年代,實難令人心服!難道學校只是另一種模式的「醫院」,事事要先行消毒過濾?結果,製造出一群又一群「免疫能力」愈來愈差的人民!

人為本的精神,只是寫在信條上的虛言?連社會服務,也邁向約章式的執事態度,「服務」循例以「顧客」為上,只是忘記了人家的來意!

劇場,是希望在侷促的環境下,給您們提供較開放的對話空間,讓您們可紓解憂慼。戲的詮釋,品味有高有低,全看創作人的胃口!作為青少年劇場,我又豈能不負責任,任人家因您的「眉態」而以為「誤上賊船」,向您「興風作浪」?成長中的身體,多數不清的扭扭捏捏,慨嘆缺乏坦誠的分享,導致「未搞清楚便妄下判斷」的四伏危情。戲,又豈是兒嬉?它是一面鏡,將您我生活的根源剖尋,審視人間氣度!「一時之快」與「嚴肅對待創作」有很大的分野,前者只管當下頃刻的「過癮」,後者卻可拉闊眼界,將世界收入眼簾。

曾與教育學院的學生談論性教育,大多依書直說,按「指引」言情說性,結果是「情」不忠、「性」不美,有依仗教育電視的播放,廻避作深入探討。月經、夢遺變成一堂簡單的「生物課圖解」,更莫說教師會分享自身經歷的情慾,一切肉慾在半知半解下,由同學自行「武斷」?更豈能正大光明面對自慰的心事,唯將「罪孽」放大,試圖說服自己沒有「性」、更不能有「性」(直至法定年齡為止)?結果,情總是要「偷」,愛不可論「性」!最後「性愛」、「愛性」和「愛情」亂七八糟!

還未及時,「初戀」卻竊竊私語地在某日開始了……

這種扭曲,教我至今仍承受著它折磨,不曾坦蕩蕩的談色談愛!

阿Ky分享的心事,由他的「禁慾」、「誤解」到「明性」,引領他作出此曲,要將這曲唱得準、戲拿得穩,才可談得上明白唱這首歌的原意,再從中發展。舞台創作,並不獨是循個人的意願自如推敲,而是一大群人借曲借劇借舞借空間尋求共識的橋頭,觀望作品可呈現的「世道」!

難怪您因我的「妄自尊大」,作出如此萎靡的「蔑視」,辛苦了!

只是「蔑視」的背後源頭,才是我們要解決的核心問題。光坐在一角,背著世界自怨自艾,又豈是良方對策?要知不同的人,對「蔑視」有不同的反彈。倘若能將它化為奮鬥不懈的心,爭取正視問題的權利,別人更會對您另眼相看!對不起,我又忘記了,倘若不是經年在學校訓練有數的「自我禁閉」,您又豈會如此!

「蔑視」的量度雖小,其底蘊卻深沉得可以教人窒息!

還未說話,已假設著「說不過人」,是何等自卑?它可是人從終日自憐中計算著累積盈虧的反射?或是提醒我們「不再哭泣」,立志長大的重要?

一切失衡皆有因,由它是情是愛是恨是灰是暗是甜是酸是禍是福是……

戲劇,是探索失衡根源和重整自我的「人生觀景臺」!絕不應是一個鬧意氣的地方!真的謝謝您,給了我們一次難得精彩的集體思考機會!

瘋/二零零三年八月九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