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

從到梅窩宿營至今,您給我的印像是:「能有您為朋,是一種福氣!」

還記得在籃球場上的比賽(那是我近三十年前自中學以來首次參與的一場「友誼波」),您對隊友的瞻前顧後,和無私的關心,令我大開眼界!才「這把年紀」,已學懂對人不亢不卑,怎不教朋友覺得您是非分明、心無旁騖!曾幾在球場上「闖蕩」的我,這份氣度真的「拍馬也追不上」。

每次在工作坊見到您,或是閒來路過的簡短對話,您身體流露那份輕盈的自信,和間裏有點「老成」的意態(雖與您外型不太相稱),我總感覺一份難得的舒服。舞臺上的表白,和集思分享或小組創作中的見解,不忘保持中性的觀察,雖仍粗嫩,無時無刻試圖維繫著對話交流的心機卻精神可嘉。有時真的令人懷疑,一顆意執純正的心靈,其中對自己那份極大的要求,又是否容得下半點從容輕佻?試探「無私」的體會和洞悉「行動」的領域,每剪影著您底對世界勘察的方位,十來歲的身體,能如絲世故,掛著的究竟是怎樣的一個腦袋?

您可明白我為甚麽堅持工作坊要一群背景廻異的青少年?

不知是您的「慈悲心」,還是我的「幻想力」,教我圍望周遭的偏執,各拿著自己的旗幟,試驗實踐仍偏狹的信念。身心的釋放,畢竟要一生的功夫!

有一位佛學大師曾如是說:「信仰不可强迫,更不須苦勸人家應如何修道證果,它理應是人底自我體味生命的悟證!人家的信仰,何須刻意去改變,可貴的是如何以有限卑微之力,按其情理,增進他人的福祉。」

那晚在葵青劇院眾人爆發的情緒,年輕的心事,在相互感染下,學校裏訓練有素的「念頭紀律」剎那摧毁。年輕的苦痛,難免教人唏噓。不是您們「煽情」,而是反映著我們社會對年青一代欠缺聆聽空間。默默俯伏一旁的您,擔心著好朋友難以自控的身體,那刻我才開始意會出您的「自控」,又是另一番「令人心憂」過份早熟的「穩定情緒」!理性和感性的抑制與收張,如何在年青火熱滾動的細胞裏外,要求您們爭取克敵制勝的智慧,實屬「不合時宜」?當眼前世界完全不在掌控底下,那份單純的、率直的情感衝動,實在教我們這群妄想「可以遙控世界」的成年人汗顏……

我只希望看見您們能多享受這份年輕不羈的喜悅!成年?它總有來臨的時候!何須急於一時!

這本書信集,卻又反映著我作為「成年人」的矛盾!究竟一大番道理是要您們長大,或只是自我紓解的借口?我真的說不清……

就容我訴盡心中情,其中一二片段,定有他日您們可意會的日子!

不知多少家長能容忍我這番「言論」?在今日屢忙於要年輕人懂事的年頭,催促著長大的步伐,以多學習「適應」社會為由,將赤子之心無情盡毁。人生的座標,被當下社會的編制概念勾畫出一條缺乏包容任何想像空間的大路,在還未及成長之年,已墮入「接受改造」的「搖籃」,磨出一大群滿口怨氣的「後生仔女」!誰願意長大?卻誰又願意不長大!十來歲的尷尬,永遠如此!

良朋美景,似是廣告片段的慣用口號。於我來說,我們對朋友的要求多是過份,要超越自我,建立包容的心,聊是人底崇高理想,可遇不可求!您似乎早選擇了人生的態度,美景由心,良朋也由心,全在有勇氣拋開一顆是非心!原來藏文中「慈悲」的直譯意思是「心之主」,今日主宰著您我心思的又是甚麽?

請不要說是「耶穌基督」!對我來說,衪是一個值得尊敬的「遠親良朋」!

人的爭戰,教我更珍惜良朋的出現(只是「良朋」不代表要每日相見,更不用要他出現時便一定要立刻出現)!我的良朋既在「遠方」,亦在「跟前」!

我家門前的一群野貓,每日提醒我:「良朋就是大自然!」

瘋/二零零三年八月九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