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仔:

您喜歡吃火煱嘛?一家人或一大班朋友吃火煱的滋味最熱鬧,火煱裏的丸子,不知為何特別好味,其中原因究竟是丸子的材料、調味的麻辣、火煱的熱度或是一大班人的熱烘烘?似乎它們都重要,缺一不可!味道,畢竟包涵著許多元素,在不同的情境下,它起著微妙的變化……

Esther曾與我分享一個有趣的故事,一日她與朋友到一座豪宅工作,替人家設計壁畫,午膳時份,傭人問想吃些甚麽?她倆隨口便說:「公仔麵可以了!」十來分鐘過後,傭人回來:「準備好了!」二人轉身正想走入廚房,女傭連忙禮貌地請他們到飯廳用膳,她們一臉愕然,只想速速吃完,繼續工作,踏入飯廳,嚇得目瞪口呆,桌上一套名貴花瓷餐皿,盛著兩個公仔麵和各種調味醬油,一下子平常「粗皮」的即食麵,在一張巨型餐枱上變得「身價十倍」,卻吃得二人蠻不舒服!其中滋味,又豈是慣常享受的「牛肉湯底」,和難得簡單地吞下麵條的感覺?

生活裏的滋味千奇百怪,只怕您未有打開心窗,享受中間奇情百境。多個星期的工作坊裏,看您在群眾裏的呆滯和孤獨,又是怎樣的一番滋味?是依戀著去年工作坊的經驗?或是想尋回一些遺失的心事?身體帶著幾分柔媚和猶疑,展露著不尋常的迷惘,是不習慣群眾?或是在群眾中找不到自己的立腳點?

不知一盤火煱能否打破這份隔膜?將熱再次傳到您心中……

我本性也不太喜歡群眾,年少時更甚!群集裏的個體,不知怎地多迷失在七嘴八舌的熱浪中,是是非非彷彿凝住了腳步,不敢造次!一邊慌忙地假設著人家的監察,一邊早自我檢查了一切言行身段,餘下慼慼心思,苦惱自己的存在!群眾間的談話,多欠深度和質素,您一言我一語的,始終搭不上線!又不喜歡太世故,擔心人家伺機說三道四,將腦袋填滿閒言話語。今日再走回群眾中間,學習從中保持自處和觀察的本事,好方便建立更多對話的可能,卻看見很多個曾幾經歷的自己,施展著不同的技倆,有沉默,有喧嘩,有囂張,有高傲,有幽默,有固執,有自卑,有自憐……相比之下,真喜歡一二良朋交談的實在!

只是火已燃燒著,煱裏的湯開始熱,一碟一碟丸子準備於跟前,各人圍坐著,究竟等待甚麽?托著腮坐著的您,又看見甚麽?

小Bre如常一言不發,細觀周圍動靜……
眾人看見Murphy面有難色,看看手錶,似要開始今日的「訓話」……
坐在隔鄰的芋頭,因嗅到陣陣煙味而憂心重重……
Michelle興致勃勃的欣賞著眼前的幸福……
阿雞卻蠢蠢欲動,描準其中一粒肥大的牛丸,準備起筷……
大業最怕失儀,影響形象,旁邊的神暉依然在自彈自唱……
阿泉笑咪咪的,欣喜火煱快熱力四射……
黃芳好不耐煩,直率地問:「還等甚麽?」
宏業心神根本就不在火煱裏面……
阿Wing仍不明白,心裏盤算自己應該如何是好?
阿希早合上手,多謝上帝恩賜自己喜愛的墨鱼丸……
Charlotte默不作聲,猶疑應否離席到廁所一避?
阿安安然做一個學長哥哥,聆聽Pinky昨晚又遇到的不幸故事……
阿Ki扯著徐隆威的衣袖,二人交換了一下眼色,卻沒有行動……
泥蟲已餓了良久,真的想吃個痛快……
Cynthia仍覺自己沒有朋友,阿豪卻一番好意想以鱼蛋跟她打開話匣子……
火焰神色呆滯,因昨晚與女友icq到零晨三點過後……
子健連忙想發言,欲提醒大家要坐得正……
阿瑶仍苦惱身旁不是坐著一個理應出現的人……
娸娸已打呵欠,阿珊看見卻再笑不了,肥Ν立刻不敢再造次……
Ellen苦無對策,腳趾卻不停舞動,想像「女媧」如何跳舞……
Hindy旁邊竟是泓川而不是小狗,點算?
阿清看見眾人多無聊,唯與嘉琪繼續聊天……
Eric又因帶病陪不是,說今天到來只想認真學丸子的烹調……
阿倩與阿誠又見Joel發狂發癲,覺得開心又好笑……
善恆卻不言不語,將一切收入眼肚底……
Feile不見了Fily,突似周身蟻爬向腳趾尖……
Esther仍愁眉苦思,只盼可多點溝通溝通……
阿Kan和Tina還想著打燈搞多點氣氛……
阿Mike話盞燈火喉未夠,點先?Fiona卻心不在焉……
阿Ky終忍不住了,說:不如一齊邊吃邊解決問題,

難得枱上碟碟丸子又肥又大又好睇……

原來又是豬仔在發夢,眾人早向您說:「起筷喇!」還未吃,火煱裏的丸子,其滋味已盡在心頭!

瘋/二零零三年八月十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