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先認識如何觀照世界周圍,才能借特設渡橋(即預設之媒體),替學習打開天窗!十二個課堂,從沒打算教你「如何」使用或切實地運用「方法」設計媒體,只想藉學習「媒體」的背後,令你深切反思真正學習的本質和情操。假如你們對自身要教學的科題,缺乏對之建立應有的知識和思考(那是給你們送上<自由的乳房>的原因),與及對世界的鑑識能力,那會深切影響著你的判斷,和觀察學生在活動提問和學習過程中行為表現的引申,那樣用甚麽「媒體」也只是虛空的「技倆」,與學習扯不上關係。

在香港唸書,很多同學如乘搭「升降機」,望「按步上升」至所想的社會樓層,不知對「升降機」又可曾有仔細的立體思考和想像?以下是其中七十二種詮釋的可能

¨ 它永永遠遠只是一部升降機,卑微地只寄望將你我升降到某處……

¨ 它運動的語言簡單直接,一切按步就班地根據指引操作(或許除卻那埋藏在天花板一角的電眼睛),重覆運行,直到下一回可能出現的意外,才略紓緩機件,等待維修的樂趣……

¨ 它不是一部升降機,只是你我途經的「某地」,靜候下一回「某處」的出現……

¨ 它是一個懸浮半空的物體,將你我運載到某處晴空,觀看世界之遼闊……

¨ 它不再是它!它只是你的投影,映照著被蠶困的當下,苦無去路……

¨ 它本來是他!將你我放入懷抱,將世界暫且放開,享受此間的寧靜(像聽到郊野外的秋蟬,奏起愛之序曲)……

¨ 它想打開自己,自由將四幢牆張合,呼吸雲上的輕薄……

¨ 它本來就是一個監牢,每日吸取著囚禁過的千萬人氣,蓄勢待發,結集世界之迂腐作一次強力爆破(卻沒想過在爆破之前,進來一個初生棄嬰,期待它的憐憫和照顧)……

¨ 它早鬱著滿肚子的悶氣,再看不到你我的晴明……

¨ 它今日決意罷工,無奈你我衝著一生錯摸,走進不適當的時空,尋覓詛咒的出路……

¨ 它突然自我肢解,將世界分成廿七個遊離空間,上下交錯,左右橫行,斜頃倒立,分層地試圖閱讀此間存在的可能意態(只可惜你我總錯會其意,屢將身體鎖在某處角落,漠視它心坎裡的咆哮)……

¨ 它因你我的存在,維繫著它底繼續運行的欲望,借身體的重量,量度每刻把持著生命的力度……

¨ 它今天特別敏感,仔細地感應著你我腳步底曾步過的浮華,竟發現其中不少趾尖正收緊著神經,唯恐擦出錯誤的訊息,弄醒地板下洞穴埋藏著的鬼魂……

¨ 它是一幢大樓的神經中樞,每刻貫徹著通脈的任務,確保它底存在的重要,你我卻總輕心大意,把它看成理所當然的奴役……

¨ 它曾認識過不少弟兄姊妹,高談那日在美國世貿遇難的遠親,刻下頭頂上的眼睛,急促提起精神,監守著此間盛載著的弱小生命……

¨ 它發現今日的氣孔充滿毛病,呼吸急疾錯亂,難道是妒忌眼下交頭的情人,試圖叫喚操纜的大哥,加快下降的速度,阻止當下要發生的好事……

¨ 它討厭那個賣醉的,總加深它底每日存積著的悶氣,十三樓C座的女人,又怨聲載道的,一再拒絕了它誠意的邀請……

¨ 它感覺到自身的卑微,妄想借你我的熱情,化淡積壓多時的侷促……

¨ 它今天特別渺小,填塞著的貨物,又一次擦傷了它的腰背,再一次招來你我的白眼……

¨ 它每刻意圖執起勇氣,一嘗勢如破竹地起飛的樂趣,只是屢次遭逢橫手,阻擋著飛天的宏願……

¨ 它屢次發現人家的秘密,卻苦無對策,一再將世界的慾念,收入眼簾,弄成此間染上嚴重的白內漲……

¨ 它剛巧完成每月的循例檢查,總覺沒曾得到人家認真的善待,當你我踏入,又一再惶恐的肩負重任,頭殼頂上走過的蟲蟻,更刺激著它底神經網絡,急欲在下一個出口,掛上「暫停服務」的告示……

¨ 它每一次遇到電路中斷的時候,總希望身體的容量大一點,天窗氣孔多一點,你我呼吸輕一點……

¨ 它滿以為你我的一再出現,是它成功的服務標記,沒想過此間的短暫停留,造就了它底一生存在的理由……

¨ 它等待著你我下一回的重遇,讓它竊聽隔鄰表親的近況,忘形之際,傳來零星的呼喚,怪責自己又在造夢……

¨ 它屢是聞「蜂」色變,將它本來重覆的安逸,牽起四「野」之驚慌……

¨ 它早有退休之意,身體搖幌的密度,傳來吱唔的譏諷,和接二逢三的不信任,連居住在五樓陽台的惡犬,又一次在它的地上煞尿,抗議它的不自量力……

¨ 它恐怕今夜又要目睹你我相互破口大駡,將它本來的莊嚴掃清,遺留下另一次妄撞的電子記錄,滿足看更每日向妻子匯報的大廈花絮……

¨ 它從來就習慣了被困的日子,在深長漆黑的甬道來去迂迴;進出的,老持著面子,看不起它奴隸的心性,教它更覺自蠶……唯借機報復,要你我一嘗「困局」的滋味……

¨ 它今天備受污辱,因欠債的又借它來發洩,弄得一身傷痕,更將人家嚇得額頭掛汗,不敢再與它親近……

¨ 它本愛造夢,卻屢遭人家敲弄,教它思緒不寧!又闖進三個迷失的魂魄,將它化作道場,剖解人間的無情……才發現,腳底下,多了幾行淚痕,滲透入骨髓神經,膠住了夢裡的思慕……

¨ 它屢被看成一個社會的縮影,借日久頻生的意外,訴說你我生活困局裡的荒誕……

¨ 它不想做它!它只想造愛……只是左顧右盼,看不上可交合的情人!唯借幾名北姑的風騷,撩動它僅餘的春情……或是借嫖客的自慰,沾染片點慾念的沼氣……

¨ 它曾記起在電影裡出現過的它與它,卻找不著自己的影踪,只有嚇人的片段,或是悶熱裡盪漾的春心,借它製造著連串意外,造就對號入座的意慾……

¨ 它想親近她,卻沒想到多了一個他和衪……

¨ 它沒想過他想接近他,卻插進一個牠和她……

¨ 它根本容不下他和她,卻偏偏溜走了三個把持著扶手的她與他,叫它再拿不出理由不載他和她……

¨ 它的空間本來簡陋,最怕激情的他與她,將空間填塞著詛咒的衪……

¨ 它的狹小,造福三倆戀愛著的他和她,只是隔鄰的爸媽,愛穿插在他和她之間……

¨ 它又響起警號,鄰人早習慣了,當作是街童狂妄的造化……

¨ 它又響起警號,教三十樓苦候的老人家,破口謾駡:「真沒用的它!」

¨ 它又響起警號,呼喊著要求人家的尊重……

¨ 它又響起警號,穿破911的天空……

¨ 它沒有再響起警號,只怕人家早遭逢噩耗……鄰家說:「聞鐘色變!」所以於昨日已將響鈴拆掉……

¨ 它沒有再響起警號,因為她與他與她早已昏迷了半句鐘,墮入不一樣的國度……

¨ 它沒有再響起警號,在沉寂裡,偷聽人間剩餘的脈搏……

¨ 它沒有再響起警號,只聽到十八樓富户的怨聲,和在走火梯傳來的呼吸聲……

¨ 它……與它……早看不起對方,在嫉妒中一切遭逢前所未有的破壞!身體的碎片,浮游在黑漆半空的管道……

¨ 它忘卻了充電,一再嚇破了人家的膽子……直至傳來的敲門聲,挽救了它退役的厄運……

¨ 它的身體,習慣了日常的踐踏,瞬間的寧靜,意味著下一回不祥的爆破……

¨ 它討厭生活在幽暗,假借人家斷續的供養,吸取剎那的光澤,直至一日……

¨ 它從來沒有得到認真的垂青,連身上掛著的維生證書,也只是人家例行批核的玩意,誰曾謹慎的看上一眼,直至出事那天……

¨ 它討厭手電的出現,兩者是隔代世仇,各不相容,各抱怨著對方的不是……

¨ 它討厭拿著手電進入的客人,漠視它僅餘的清幽,不斷施法釋放音頻,無情地撞擊它身體私處,一再提醒它的「性無能」……

¨ 它懷疑身上掛著的緊急呼叫號碼,是否一個徹底嘲諷的印記?在困居長廊深處,豈能享有「通電」的專利?

¨ 它從來沒有自己的名字,李嘉誠等亦不會將它記上心頭,唯借大廈的名聲,抬高身價,冀望一二名人進訪,嗅嗅人家香汗,以餉虛榮的饑渴……

¨ 它不敢想像昨日董特首的傭人路過,遙聽他高談早飯的差事,一下子豪情蓋天,天台閣樓的聞風下廚,終弄得滿門烽火,禍及它被廹退役數星期……

¨ 它本天生不愛潮濕空氣,一旦生事,倚傍的氣門立刻洋相盡顯,教它忍受不了人家被困的悶氣,更對它千般無禮抱怨,加速濕度的上升……

¨ 它一直對你我身體最敏感,你的倚偎,我的疏離,和那個一身汗氣、站在門口的高個子,深深影響著它底熱量,一邊刺激著接觸的欲望,一邊撩動著它容易受傷的自尊……

¨ 它一向高傲,喜用鏡子映照著你我的浮誇,掩藏著自身的傷口……

¨ 它一直想釋放自己,衝出囚禁的日子(它最妒忌在某酒店外招搖的近親)……

¨ 它一再揚言自身的價值,直至一日沖天火雲向它挑戰……

¨ 它老愛與旁近的老兄比試高低,那是它與它每天僅有的娛樂,直至電箱燒焦,才停下來檢討遊戲的規條(那患上自閉的從來不知道它們怎樣因此而反臉)……

¨ 它從不喜愛頭頂掛著的燈管,教它嘴臉蒼白,唯有暗地召喚緊急應變的橙燈大哥,給它片點浪漫的機會……

¨ 它不愛喧嘩和吵鬧,那會令它腦袋呆滯,令它僅有的聲帶變得軟弱無能。在失控下,唯一可以是大力抽動中樞神經,抗議客人的狂妄野蠻……

¨ 它不喜吸煙,更蔑視人家在它面上踩踏煙頭,將它的儀容弄得千蒼百孔,小說要面對早晨清潔阿嬸的咒罵,更難過是那吸煙背後傳來的「沼氣」,剝削它淨身修持的機會……

¨ 它討厭夜深的訪客,因他們的身體特別沉重……

¨ 它本愛深宵的休閑,無奈酒醉的與織夢的總找著時機闖入,打破它療傷的時份……

¨ 它從來不想說話,直到你我因惶恐而要它一起叫囂潑駡……

¨ 它早接受它底宿命,從來不敢妄想有重見天日的時候(隨非將它安裝在大厦的外牆)……

¨ 它每天奢望有七十二度法門,豐盛它一生的機遇,唯獨還須倚傍進出的靈軀,點紅點綠的、呼呼喝喝的把它生命昇華……

¨ 它本來就默不作聲,只是人家强說它可像「的士夠格」……

何應豐/二OO二年十一月廿六日零晨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