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是在這街角溜漣了一輩子……

又遲了三句鐘才走進校門

餘下的

都是站在球場中央的空白

訓導主任如常享受著每一個執法的機會

習慣了

彷彿

老師的視障愈來愈嚴重

黑板上的粉筆隨著純熟的指法奏起安魂曲

按著本子的

各做完大家應做的事

管它有沒有意義!

各自等待

下一瞬鈴聲的釋放!

校門大閘又按時鎖上

好不耐煩

守候我下一次的出現……

(儘管我早已打消了與它再碰面的念頭!)

回到滿目琳瑯的大街上

廣告牌牽引著腳步的方向

萬千紫紅間

盡是勾魂攝魄

粉甲塗唇 竟是

僅存的慰籍

或許換上一個裝扮

才可拾回一點抬頭視人的勇氣

誰料

校園中染上的 精神委縮症

不消路過的 一個眼光

已打亂餘下的半分鬥志

惟借朋黨的愚昧

繼續一日的生活遊走……

白茫茫中

聽不到母親的召喚

在疆界另一邊的尋尋覓覓

可有碰上父親足跡?

托著熬過十三年的腦袋

做著的都是求生買賣

人群裏

曾以為遇上的愛慕

豈料是身體內分泌造就出來的幻象

療慰感官之衝動

生存底恐懼

原來從沒離開

為冀求一刻的興奮自在

再不在乎……

可否給我一個簡單的擁抱?

才發現

是什麼時候 忘卻了

與人接觸的感覺……

或是

從丟掉打下胎兒那刻的真實開始

身體慾望

都同時埋入垃圾筒內

懊惱生命之微薄

缺乏和暖心事!

親朋 難料……

正常的乖巧

委實遙遠難耐

都是用不著的生存技倆!

就任憑空氣中微塵碰撞

弄得一身污垢

好找到潔淨的藉口

偷生命中稀有純真的歡愉

托嬉水的折射陽光

換過天日

重整這無奈的身份!

沒有放棄過 十三歲的

夢……

……

何應豐記劉國昌電影《無人駕駛》中的阿餅 / 原作於二千年六月十五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