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並不十分豪華的古墓中,竟埋藏著47具年輕女子的棺木。
她們是誰?為什麼整齊地安葬在一起?
這些年輕女子身著的服裝至今保留著鮮艷的色彩,是什麼導致了這樣的奇跡?
正值青春年華的姑娘,為何喪生?
無數疑團籠罩著這座神秘的大墓,等待我們共同開啟……

2006年冬天,一群人出現在江西靖安縣的一個小村莊中。領隊的是江西省文物考古所副所長徐長青。幾天前,他接到一起有關盜墓的舉報,便立刻帶領助手奔赴現場。

發生盜墓的地方就在一座小山上。遠看山的外形,酷似和尚化緣時用的缽,當地人稱“齋飯崗”。而在考古學家看來,這種小山包很有可能就是古墓的封土堆。

根據目測,這個小山包高達十二三米,如果是墓葬,那麼這個墓葬的規模一定不小。從發現的盜洞看,考古隊分析這裏應該沒有遭受太大的破壞。

領隊徐長青在盜洞口發現了一些紡織品殘片和青膏泥。在這座墓葬裏還出土了保存比較好的絲織品。憑著這幾點判斷,徐長青認為它應該是春秋到西漢初的一個大型的墓葬,而且可能是有棺有槨的貴族墓地。

所有考古隊員都充滿了期待:這次會不會發現馬王堆女屍一樣千年不朽的屍體,或者大量的青銅器和玉器?

經過三個月的努力,封土堆消失了。因為南方多雨,墓坑裏積滿了淤泥,所以大家加快了工作的節奏。而當墓穴完全暴露的一刻到來時,在場所有的人都被眼前的情景震驚了!

長方形的墓穴中,密密麻麻地擺放著47具棺木。

從發掘現場來看,它不是一個一個獨立的墓葬,是一個集體葬,一共有47個棺。這在南方地區屬于首次發現。疑問隨之產生了。這些人究竟是誰?他們之間有著怎樣的聯係?他們因何死去,然後被整齊的下葬于此呢?

在堆滿淤泥的墓穴裏,先後出土了十來件器物,其中有一批青瓷器。根據這些瓷器的燒制工藝和特點,專家判定:它們是春秋中晚期的作品。

這讓徐長青回憶起幾十年前一次不起眼的考古發現。就在離這個古墓不遠的地方,曾出土了三件春秋時期的青銅器。由于數量太少,所以這些青銅器一直沒有引起人們的注意。根據上面的銘文,得知它們屬于一個叫徐的諸侯國。這麼密集分布,說明這塊地方在周代可能是一個政治經濟都比較發達的區域。根據史書記載,徐國曾是一個很大的諸侯國,疆域最大時包括江淮流域的廣大地區。

在考古現場,還不斷有新的發現:一位考古隊員在清理墓穴東南角時,發現了一具特別的棺木,在棺木的一端隱約能看到金色的痕跡。豐富的經驗告訴徐長青,這是一件金器。

這是一個圓形金箔,周圍還有兩圈陶片制作的環狀物,金箔和陶環的表面都刻著精美的紋飾。而這件金箔放在棺頭上面最顯要的位置懸挂這樣有代表意義的東西,就肯定能說明他的身份非常顯赫。

這具棺木比其他棺木都要大,長3.5米,寬1.1米。而且,它不是直接放在地面上的,而是有專門的墓穴和棺床,因此比其他的棺木都要高一些。雖然外觀遭到了嚴重的腐蝕,但依然能清晰地辨認出在棺木外槨板的痕跡。在47具棺木中,只有這具棺木套有槨,說明這具棺材是這個墓葬的主棺,也就是墓主人的安息之所。

那麼,他會是什麼身份呢?徐長青產生了一個奇妙的靈感:在春秋晚期,徐國一直遭到吳國和楚國的戰爭威脅,這座大墓可能跟當年的戰爭有關。也許在一次保衛國土的慘烈的戰鬥中,一位將軍和他的部下不幸全部陣亡。國君悲痛萬分,下令將他們集體厚葬。

帶著這樣的猜想,徐長青熱切地盼望著開啟主棺,如果裏面的文物出現兵器,那麼關于將軍墓的推測就能得到部分的證實。

龐大的主棺總重量超過了1噸。在起重機的幫助下,棺蓋終于被打開。考古隊員急切地撥開棺木中的淤泥。但是,結果令人大失所望:不但棺主的屍骨已經腐爛得蕩然無存,而且竟然沒有陪葬品。

有人認為可能是墓葬在早期遭遇盜墓。但由于這具棺木,沒有放在墓穴中心,而是擺放在臨近墓道口的地方,所以盜墓賊不會判斷出這就是主棺。徐長青隊長認為,如果說主棺被盜的話,為什麼盜墓賊不繼續往裏面盜?所以他分析,主棺的破壞很可能是自然原因造成的。

清理主棺唯一的收獲是一枚龍形玉佩。這枚玉佩呈半月形,質地通透,上面有一個挂繩子的孔,厚度只有23毫米,雙面都雕有微小細致的雲雷紋。

更讓人感到困惑的是,就在離主棺最近的位置,還有一個棺床,顯然是給地位僅次于主棺主人的人準備的。但是,這個棺床上沒有棺材。這又是怎麼回事呢?

在那些還沒有打開的棺木中,會不會留下些什麼呢?大部分棺木被運回室內進行清理。清理工作復雜而枯燥:用噴壺衝洗泥沙,以虹吸法去除污水,再用毛筆輕輕刷掉表面的污點。

47具棺木中,有22具保存較為完好的人骨遺骸,還有一些隨葬品。不過,這些隨葬品幾乎都是生活工具,而沒有兵器,徐長青關于將軍墓的猜想在此時動搖了。

為了進一步調查這些人的身份,工作人員對人骨遺骸的各個部位進行了精密的測量和鑒定。出人意料的結果是,到目前為止,能鑒別出性別的7具人骨遺骸均屬女性,年齡在15歲到25歲之間。這些年輕的女性顯然不會是驍勇的戰士,這一檢測結果徹底否定了將軍墓的猜想。

那麼這些女子和墓主人又是什麼關係呢?

在清理棺木的過程中,考古隊員發現在許多棺木中都有同類型的香瓜籽。最後總共出土了上百顆之多。這些沒有消化的瓜子告訴我們兩件事實,一是這些人死在瓜果成熟的夏季,二是這些人是在同一時間死去的。目前為止沒有發現這批死者生前有被捆綁痕跡,也沒有發現這些骨頭上有任何的砍砸痕跡,或者是利器砍傷痕跡。所以她們不是在戰爭中被集體殺戮的。

編號為G25號的棺木內的人骨遺骸保存得最完整,而且姿勢也非常奇特。它向右側臥,左腿架在右腿上,右手順勢枕著頭部,倣佛很舒適的睡著了。這樣的動作顯然不是自然死亡的狀態,而是在下葬的時候刻意擺放的。而且,這個東周墓葬的加工方法非常講究,47具棺木也都是採用整段原木,從中間對分成兩半做成。這顯然不是在短時間內能準備好的。所以,考古工作者們便把猜測集中到了殉葬說上。

這時,又一個奇怪的現象發生了:在11具人體遺骸的骨骼中都發現了一種綠色的結晶體。這些結晶體呈細長的菱形,顏色深淺不一,分布十分廣泛,在膝蓋骨、顱骨、牙齒根部,甚至有些屍骨的整個骨腔裏都長滿了結晶體。

有人聯想起之前發現的上百顆香瓜籽,提出了一種新的推測:這些人在臨死前不久,曾在一起進食,食物包括香甜的瓜果。而這是她們的最後一餐,因為食物中摻雜著毒藥。這些年輕女子很快毒發身亡,被集體安葬。兩千多年裏,在幽暗潮濕的地下,毒藥產生了化學變化,形成了這些結晶體。

隨著清理工作的深入,又出現了更多不好解釋的現象。在她們衣服的局部,可以清晰地看見殘留的朱砂印紋。在那個時代,朱砂是一種高級染料,只有身份高貴的人才能穿著這樣的服裝。這些紡織品不僅色彩艷麗,而且完整保留了原有的圖案。有奔跑的狗,有弓箭,它們穿越時空,向我們展現著2500年前人們狩獵的景象。

但是,這些曾經非常精美的服飾和淤泥混在一起,兩千多年的自然變化使得它們緊緊地附著在屍骨上,難以分離。所有織物都變得很脆弱,一點不慎的觸碰,就會化為粉末。

考古工作者們將屍骨與緊緊附著在上面的織物進行剝離,再小心翼翼地將屍骨取出。完整取出的織物,還需要浸泡在水裏,一遍遍地清洗、換水。當這幅紗布完好地呈現在人們眼前時,大家都為古人高超的紡織技藝而折服。通過光譜測試,發現有的紡織品每平方厘米所用的經線竟達到了兩百八十多根,每根線的直徑只有零點一毫米,密度之高十分罕見。

在考古發掘史上,西漢的馬王堆漢墓曾出土過一件只有48克重的絲綢織物,但它的經線密度才達到一百多根。而它的年代比靖安的這些紡織品還要晚四五百年時間。由此可見,早在2500年前,徐國的紡織技術就已經達到了一個匪夷所思的高度。

中國古人在紡織方面的高超技能是眾所周知的,但在靖安古墓發掘之前,人們沒有想到古人在兩千多年前能達到這樣的高度。那麼,這種不可思議的事情究竟是怎樣發生的呢?

在這些棺木裏都隨葬著一個小竹笥,裏面裝著各種紡織工具:小銅刀細薄鋒利,陶制的紡綸小到玻璃珠一般。紡織工具如此纖巧,難怪能織出這些精美的織物。不過,還有些工具,連專家都無法判斷出它們的真實用途。

靖安從古到今都有種麻養蠶的傳統。離靖安200公裏外的麻田村,是著名的夏布之鄉,幾乎家家戶戶都還在用最原始的方法織布。這些木織機上的小零件,就和靖安古墓裏的紡織工具十分相似。但是,現代人織出的夏布質地卻顯得有些粗糙。那麼,是否有一些絕技在歲月的流逝中已經失傳?

靖安古墓最令人欣喜的發現正是這些紡織品,它們填補了同時期紡織工藝的空白,可能會改寫中國的紡織歷史。目前,專家們對靖安紡織技術的研究剛剛開始,答案還需要我們耐心地等待。

長期被忽視的徐國就這樣再次走進了我們的視野。這個古國雖然在歷史的爭霸中失敗了,但它留下的文明財富足以使它名垂青史。

當絲綢保護專家在實驗室裏埋頭苦幹時,徐長青和其他考古隊員還在苦苦琢磨墓葬性質和墓主人身份的問題。他們也注意到了這些陪葬的小工具箱。工具箱無一例外地擺放在死者身邊,顯然是她們生前最重要的物品。

用紡織工具作為陪葬品不是靖安古墓獨有的現象。在中國的古代典籍中,把生活在南部和東南地區的土著民族統稱為越人。徐國的主要居民就是越人。用紡織工具做隨葬品,或許只是越人的古老風俗。

而另一種完全不同的推測倒是為我們提供了新的思路:部分專家認為,紡織工具說明這些女性很有可能在生前從事與紡織相關的職業,所以雖然地位不高,但能穿著當時最名貴的衣服下葬。這樣一來,其他的疑惑似乎也迎刃而解了:因為如果這些女子是紡織女工,那麼墓主人可能就不是徐國的大貴族,而是為國君負責紡織工作的官員了。所以他的陪葬品並不多。也就是說,這個古墓並不是獨立的墓葬,而只是一座大墓的陪葬墓。墓主人雖然地位比較高,但有可能也是殉葬而死的。他的命運並不比他的下屬更好。

至于那個空著的棺床,也許是為墓主人的副手或者妻子準備的,但他()在集體服毒前逃跑了。

雖然關于靖安古墓的爭論很多,但是陪葬墓的定位得到了所有專家的認同。陪葬墓的規模如此,可以推想,那座還沒有露面的大墓會有什麼樣的氣勢。那裏面埋葬的才是真正的主人。考古隊員又開始了新一輪的田野考察。

在這個風景秀麗的小村莊,到處都能看到這樣的小山。老人們傳說,這些山包裏都藏著古人的墓葬。

(/中央電視臺)

www.yn.xinhuanet.com  2009年02月16日 11:22:55  來源:CCTV

http://big5.xinhuanet.com/gate/big5/www.yn.xinhuanet.com/newscenter/2009-02/16/content_15703225.htm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