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1-12 10:25:38 来源:腾讯旅游四川整合   作者:小当
 
记得去年有段时间《鬼吹灯》、《盗墓笔记》等盗墓小说曾风靡一时,很多读者都被书中所描写的盗墓者的神奇经历深深吸引。但小说终归是小说,少不了有夸张虚幻的成分,想必有很多看过这些小说的读者都会很想知道,古墓中的墓毒真的存在吗?如果有的话,会是哪些毒物?
有考古专家学者指出,回答这个问题是肯定的,中国古墓中不只有墓毒,毒物的种类也不简单,往往是“五毒俱全”,气态、液态、固态,这三种形式全部存在,在这考古发掘中已得到了证实。


实际上,中国古人早就知道制造“毒气”的原理,他们对化学这一门现代才发展起来的学科的某些领域,早就了解和掌握了,并在实践中进行应用。如,炼制仙丹、五灵丹这些所谓长生不老药、长寿药、壮阳药,就是中国古代化学家进行的早期化学实验行为。
 
气态墓毒 
气态墓毒在古籍中常有记载。如西汉广川王刘去盗掘战国古墓魏襄王冢时,除了发现墓是铁汁浇灌之外,在打开后还有惊人发现,里面竟然喷出一种有毒气体:“黄气如雾,触人鼻目皆辛苦,不可入。以兵守之,七日乃歇。”
最常见的就是一氧化碳、二氧化碳。过去因为一般人不懂科学,一氧化碳被神化了,成了一种绝杀盗墓贼,神秘而又无形的超级杀手,甚至连现代的考古人员都惧怕三分。 
一氧化碳的毒性,应该是中国古人在长期炼丹过程中发现并使用的。在高温下,一氧化碳能将许多金属氧化物还原成金属单质,工业生产中,常用之为还原剂。古代便有术士便曾利用此原理,炼造假赤金骗真金。假赤金就是用一氧化碳将黑色的氧化铜还原成红色的金属铜。 
古墓中一氧化碳这种毒气哪来的?一氧化碳的来源很方便,且容易,炭未燃彻底时,便会产生这种毒气。在秦汉及以前的年代,古人喜欢在墓内积炭,这种炭,多是烧过却又未烧彻底的炭灰。墓中放置炭石,也叫“积炭墓”,考古时常会在先秦古墓中发现“积炭层”。
古墓中积炭,可谓“一石三鸟”:一、可以起到干燥墓穴,尸体防腐;二、反盗墓,盗洞不容易形成,易塌方;三、仍是反盗墓,产生有毒的气体,即墓毒。
十六国时期,后赵皇帝石季龙盗掘春秋后期名人赵简子墓时,便在赵墓中发现了一丈多厚的积炭层。有经验的盗墓贼,会利用这一点进行探穴,并将之作为认证古墓年代的一个依据。拔出洛阳铲后,如果泥中夹炭,十有八九就是古墓了。
气态墓毒是最为厉害的一种墓毒,因为看不见,摸不着,也闻不着,所以盗墓贼一不小心便中了“毒招”,死了还不明白是怎么死的。
气态墓毒容易外泄,会造意外伤害。《酉阳杂俎•尸穸》记载,齐景公的墓内暗置毒物。有盗墓贼掘开墓穴后,“有青气上腾,望之如陶烟,飞鸟过之辄堕死,遂不敢入。”墓内冒出的气体,竟然把天上飞过的鸟儿都毒死了,可见墓毒之毒。
 
液态墓毒
古墓中常见的液态有毒物质,便是水银。有关方面专家一直在考古中的秦陵,便是世界第一大“毒墓”。从《史记》(卷六)记载来看,秦陵中使用的水银量惊人,注满了陵内的整个地层,形成了一个可怕的“地下毒河”。试想,在密封空间内,如果有盗墓者侵入,谁还能活着走出来?赤眉军当年盗秦陵时,便遇到了水银,据说盗了秦始皇的铜椁便退出了。
水银极易挥发,往往又形成气态墓毒。
在墓中设“水银池”,在古人反盗墓手法里比较好处理的一招,齐桓公的墓内便设有。唐人张守节《史记正义》引地理书《括地志》称,“晋永嘉末,人发之,初得版,次得水银池,有气不得入,经数日,乃牵犬入中……”水银蒸发形成的毒气,给盗墓者制造了很大的麻烦,多少天也不敢进去,最后放了一条狗进去,检测墓毒散尽否。
水银的用途很广,可作防腐剂。中国古人也掌握了这一点,尸体防腐时常常借助于水银。往往是在人死后,尽快往嘴内灌注水银。如南宋皇帝赵理宗,尸体防腐便是这样的手法,因为水银是贵重金属,所以盗墓大贼、西域秃驴杨辇真伽在盗陵时,特地让人把赵理宗的尸体倒挂起来,下放盆子,“沥水银”。
还有术士,在长生不老药一类丹药中使用水银,也是希望得到奇效。但也会因此弄出大纰漏,弄死人命。明宫三大谜案中,新皇帝朱常洛,登基29天暴亡。原来朱常洛服用了鸿胪寺丞李可灼的“仙丹妙药”,一种红色的药丸,朱常洛死亡事件,因此称为“红丸案”。有学者怀疑,配方中就有水银,当然这仅是推测,说不定是其它类型的毒物,比如下面要说到的“药石”。
正是古人把水银当“万能药”用来防腐,又拿来服用,所以,“液态墓毒”数水银最为多见。
 
固态墓毒
常见的毒物有朱砂、石胆、雄黄、矾石、磁石等药石,这些“药石”在一定温度下,会产生剧毒,又“五毒之石”。另外常见的药石还有“礜石”等。这类毒物在古墓中最常见了,上面说的两种墓毒,比如水银,一般人家置办不起,而药石相对就便宜了,来源亦广,价格低廉。
考古常会在墓穴看到这些药石,有的还用之衬垫棺床。古墓中常见这些固态墓毒还有一种原因,就是古人生前喜欢服用。这些药石常被古代术士用于炼制不老药、壮阳药,帝王,或是有社会地位、有经济条件的王公贵族,往往将之当“仙丹”,长期服用。1980年代在广州发掘的第二代南越王赵眜墓中便发现了这些“药石”和成品“仙丹”。
现代中医在临床研究中发现,有些药石在适量情况下,确实可以冶病,古代术士用之做药,并不是没有道理的。药石是中国古代中医在长期的临床动用中发现的,现在的牛黄解毒丸中,便含有普通的药石,“毒药石”在现代中药配方中也可以找到。但由于毒性难以控制,一般是慎用,没有十分把握,不会开方。用之做“不老药”则太危险了,服用了这样的“仙丹”,不速死就算万幸了,何来长生不老?
不少古人,因这生前长期服用这类“仙丹”,在体内积聚了大量的有毒物质,甚至有人因服用药石过量,死后自动形成了墓毒的趣闻。《太平广记•墓冢》(卷三百八十九)记载,魏武帝北征乌桓时,登上山岭远望,发现有一片山冈寸草不生。手下的王粲据此认为,这个地方埋有古墓。而且推定,墓主在世的时候曾服用过生礜石,死后变成毒气挥发出来,导致地面寸草不长。魏武帝将信将疑,让人掘开一下,果然有座古墓。
 
另外与墓毒相伴的还有尸毒。
如果尸体沾上了毒物,便会形成更为可怕的“尸毒”。所以有经验的盗墓贼,一般不先碰尸体,或是戴上皮手套,再翻动棺材。现代考古人员在开棺前,必会做这方面的准备工作,就是这个考虑。
尸毒的形成,当然不仅仅是有毒物质,致命的古代病菌,也是尸毒形成的主要原因之一。现代医学中,得恶疾、传染病死后的尸体,医生都会建议单独焚烧处理,原因就在这里。古代处理这些问题尸体的办法,往往是“深埋”。盗墓贼如果碰到这样的尸毒,真的是“中彩票”了!
需要说明的是,气态、液态、固态三种墓毒,常常会相互生成,互相作用。而中国古人在反盗墓机关设计时,也往往多管齐下,多种毒招并用,让盗墓贼望而却步,闻风丧胆!
 
[责任编辑:刘玲琳]
http://www.itravelqq.com/2011/0106/100615.html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