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 一 次 看 何 應 豐 的 「 瘋 祭 舞 台 」 ﹐ 這 次 是 借 潘 光 沛 原 創 的 《 風 中 細 路 》 作 「 背 景 」 的 《 中 環 廣 場 上 的 野 餐 》 ﹐ 風 中 的 細 路 給 擺 上 了 祭 壇 ﹐ 變 成 了 「 瘋 中 細 路 」 。 這 細 路 自 開 場 前 便 躺 睡 在 舞 台 前 ﹐ 發 著 夢 ﹐ 直 至 場 空 了 ﹐ 細 路 隱 去 了 ﹐ 戲 也 完 了 。

其 實 是 一 直 來 「 瘋 祭 舞 台 」 的 連 續 劇 ﹐ 看 來 「 形 式 」 經 已 確 定 ﹐ 基 本 上 是 確 定 下 來 的 裝 置 語 言 ﹐ 包 括 台 上 有 台 ﹐ 焦 點 集 中 ﹐ 虛 擬 ﹑ 現 代 裝 置 藝 術 ﹑ 燈 光 ﹐ 以 至 「 走 圓 場 」 的 空 間 ﹐ 舞 台 四 周 的 「 箱 」 等 ﹔ 又 有 確 定 下 來 的 劇 場 語 言 ﹐ 包 括 無 言 劇 ﹐ 流 動 而 並 無 休 止 符 的 肢 體 語 言 ﹐ 似 劇 又 似 舞 ﹐ 舞 與 樂 與 詩 般 的 語 言 渾 然 為 一 … … 。 又 或 是 連 續 下 來 的 內 涵 ﹑ 意 蘊 ﹐ 包 括 個 人 歷 史 的 重 負 — — 社 會 的 ﹑ 政 治 的 ﹑ 個 人 內 心 的 ﹑ 個 人 的 家 庭 的 … … 等 等 。

一 切 看 來 都 是 複 雜 的 ﹐ 甚 至 舞 台 上 有 幾 種 「 語 言 」 與 動 靜 同 時 發 生 ﹐ 使 你 暫 時 離 開 了 主 線 。 但 是 ﹐ 暫 時 離 開 了 主 線 又 何 妨 ﹖ 因 為 橫 看 豎 看 ﹑ 橫 向 縱 向 ﹐ 何 應 豐 要 反 映 的 是 一 個 混 濁 的 整 體 。 這 個 時 勢 — — 特 別 是 何 應 豐 指 定 是 一 九 九 七 後 的 香 港 時 勢 。 具 體 的 指 標 是 中 環 的 立 法 局 大 樓 ﹐ 具 體 的 鬧 劇 是 一 群 「 局 中 人 」 的 筵 席 — — 野 餐 ﹐ 這 一 頓 頓 的 筵 席 ﹐ 叫 人 想 起 魯 迅 當 年 的 《 狂 人 日 記 》 ﹐ 那 裏 正 是 日 日 上 演 著 的 吃 人 的 筵 席 。

無 疑 ﹐ 「 瘋 」 的 舞 台 是 複 雜 的 ﹐ 有 著 許 多 事 要 寫 ﹐ 有 著 許 多 話 要 說 ﹐ 但 同 時 要 做 要 說 的 又 不 只 是 何 應 豐 作 為 導 演 的 一 個 人 ﹐ 劇 中 還 有 幾 個 「 獨 立 」 的 參 與 者 ﹐ 起 碼 是 那 裸 體 演 員 的 兩 個 男 性 ﹐ 一 今 一 昔 ﹐ 兩 相 對 照 ﹐ 還 有 那 無 辜 而 純 潔 的 少 女 ﹐ 他 們 一 方 面 分 享 著 何 應 豐 個 人 的 經 驗 ﹐ 亦 獨 立 參 與 了 自 己 個 人 的 經 驗 ﹐ 包 括 經 歷 與 體 驗 。 這 裏 其 實 是 各 種 「 力 」 的 交 流 ﹐ 有 演 員 個 人 表 演 的 身 體 力 學 ( 那 兩 個 裸 男 游 離 的 表 演 ) ﹐ 更 有 個 人 透 過 表 演 散 發 出 來 的 活 力 ﹐ 整 整 兩 個 小 時 的 無 休 無 止 ﹐ 令 你 感 到 壓 迫 ﹐ 令 你 無 法 消 化 ﹐ 而 這 ﹐ 就 是 作 為 觀 眾 的 我 的 一 種 感 受 。

其 實 ﹐ 何 應 豐 的 劇 場 是 清 晰 的 ﹐ 他 和 他 的 演 員 已 透 過 文 本 給 你 說 了 很 多 東 西 。 不 過 ﹐ 這 一 切 卻 是 全 面 的 鋪 著 ﹐ 全 面 的 鋪 著 不 會 讓 你 找 尋 每 一 個 meaning﹐ 但 讓 你 全 面 投 入 ﹐ 以 後 ﹐ 再 散 發 出 你 自 己 的 meaning﹐ 也 許 ﹐ 這 亦 是 「 瘋 」 舞 台 給 你 的 一 種 娛 樂 ﹐ 一 種 趣 味 性 ﹐ 又 或 者 僅 僅 是 一 種 美 感 ﹐ 甚 至 一 陣 惆 悵 ﹐ 見 到 了 那 立 法 局 大 樓 。

黎 鍵 / 一九九八年 四月二十四日 星期五 明報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