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1.08]
昨天,在台中清水跟20多位近90歲隨著國民黨從大陸撤退來台的老爺爺奶奶們…排練一段當時他們乘船靠岸抵達台灣港口的場景…
90歲的身軀…爺爺奶奶們身體感官功能、語言能力…幾乎各個嚴重機能退化,又不宜久站…有些爺爺們因為患了巴金森症,身體神經失調造成四肢不停使喚的抖動,走起路來深怕一不小心就會跌倒…

劇場,面對爺爺奶奶們年歲已高的身體侷限… 在安全的考量下往往只是做一些健身暖身的活動與延伸…當記憶來到50多年前乘船抵達基隆港口的記憶時,…有位爺爺竟忘我的起了身…操著嚴重的鄉音不斷的述說當時…然後,接連著第二位…第三位…第四位…剎時間同時不同的鄉音交錯著讓我感到錯愕…一時真不知該如何聽懂他們想表達的話語…直到荊爺爺…突然高舉起顫抖的手…然後就碰出一句:哇~~你看!台灣原來在這麼大~~的大海中…這要哪一天才回的了家啊?!,然後爺爺奶奶們不約而同的說:怎麼回的去啊??…一位奶奶開始嗚嗚地啜泣起來…其他奶奶們立刻跟著哭了….爺爺們卻變得沈默了…
強烈的身體與歷史記憶之間的接軌中,我在荊爺爺從海的意像….喚起他回不了家鄉的身體話語中卻也變的失語了…而在他們身體已是不聽使喚走向凋零之時,每次的排練卻又是如此精準的到位…
對於「吾鄉」…..我總是一種流離而無法靠岸的感受….這也正是父親在我兒時記憶裡總是哼著老歌「月不同」的寫照…
我在爺爺奶奶們的身體裡…看到的是一種歷史廢墟的刻痕…在父親的身上是一種流離的鄉情…
吾鄉種籽的源頭…流入文化消費世代的語彙裡…成了一列列陳列在歷史博物館的展覽品…
吾鄉,該何去何從?
謝謝導演及伙伴的分享….
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