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昨日下午二時許
景:廣東道街市
人:生果檔婆婆

「上貨落貨來來回回又走完另一個早晨/她仍跟著我/心上上落落三四十回連尿屁也沒時間放/一箱橙又滾在地上/沒甚麼大不了/沒有忘記/母親砌橙的要求還在手指頭牢記著/只是/脊骨早拉不直/一撐一抓一叠一刺痛/散落胃裡的沙又攪著神經教我忘記拉直腰骨的姿勢/媽的/誰又將女孩棄在一旁/兩行鼻涕像河流在乾涸而淡白的肌膚上/一串謊話總在零晨游進耳鼓/弄得我每晚輾轉反側/我問/頭你好嘛/心裡又用上八分半鐘漏出七十載狂潮沙礫/腳再伸不直/唯箱底蘋果裡一條蟲又在偷笑我模倣學生哥造夢/真實只是你的創作/與我何關/我只是等著下一秒可能終結的時分/當排隊『輪街症』的腳力是我最後決定要放棄的戰場/盡了力/真的盡了力/祢在叫我嘛/耳不中用了/愛/在樓上有不同形式品種的銷售舖位/有說神愛世人/不在世便不用再憂心有沒有愛/每日只想賺一蚊幾毫醫孫女肚皮/無幾/無幾/聽到嘛/隔籬檔口條狗公又吠得教人討厭/我只想睡/一睡不起/一睡不起……」
何應豐寫於2006.12.18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