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4.48

景:一個白房間外
人:S、M、他們
 
S:「沒想過他們在那裡等著我……」
M:「誰?」
S:「妳明知故問。」
M:「記不起。」
S:「他們的眼神……」
M:「早掛在妳的鞋帶上……」
S:「我們間畢竟沒有秘密……」
M:「沒有祕密……」

S:「只是心跳了出來。」
M:「他們沒說話?」
S:「還有甚麼好說?」
M:「總有份渴求罷……」
S:「都變成過去!」
M:「今年理應35歲……」
S:「今朝和過去理應平行前進……」
M:「沒有他們也沒有妳……」
S:「他們怎地連貫了我的心?」
M:「他們沒有。也沒想過要在妳處留下傷痕……」
S:「但奈何他們那聲音……」
M:「與妳結合而行!」
S:「因為……」
M:「那時妳只是廿多歲……」
S:「聲音的碎片……」
M:「儼然透心…..」
S:「青年的憂鬱……」
M:「自製著浪漫的深沉!」
S:「難道賴活?」
M:「妳可沒那份勇氣!」
S:「誰在說話?」
M:「他們!」
S:「都是我的最愛……」
M:「都是借他們的黑色截斷幸福……」
S:「死亡就是幸福!」
M:「只要不用復活!」
S:「那我倒沒想過……」
M:「不是妳,是搞戲的給妳編製神話!」
S:「我怎管得著?」
M:「他們也真沒管妳,妳卻找上門……」
S:「不。只是看不過終局裡的遊戲!」
M:「或學人家以石頭擲嬰作救贖?」
S:「那只是一場戲!」
M:「卻教妳忘形!」
S:「忘形是韓默(Hamm)的想像……」
M:「為何不先找Winnie談心?」
S:「我早瘋了……」
M:「貝克特沒有!」
S:「妳怎知道?」
M:「他活得比妳長久。」
S:「……」
M:「都走上祖先的橋頭玩蛻變……」
S:「妳說我?」
M:「是妳是我又何相干!」
S:「真不健康!」
M:「沒想過這句流出妳口……」
S:「我沒想過要回頭。」
M:「要回頭也不容妳!」
S:「為甚麼?」
M:「是他們選擇了妳!」
S:「妳在說誰?」
M:「周遭的現實。」
S:「在山上,可真自由!」
M:「他在聽著。」
S:「T.S.也來了?」
M:「他沒有走!早種在妳皮骨下……」
S:「都是沒肅清的陰影!」
M:「卻都是妳的至愛…..」
S:「是甚麼鬼怪聲音?」
M:「是他們……」
(貝克特、阿陶、侯活柏加、艾略特、邦特、布克那**都坐在白房間內向著二人微笑,卻沒說話……)
S+M:
是他/是他/他們/他們/成全了我/的感知/是我/不是我/是他/和他們/和我/加起來的痛/和憂鬱/孤寂地一起/在放屁/之前/鼓著的一泡氣/一泡世紀傳承下來的/惡臭/在肚皮裡活著/似一條千年蟲/不斷地鑽/尋找著一個出口/在曝光之前/爆轟著腦袋的屁眼神經/凝望著/等待著/我/我/出手/放一個世紀末的臭屁/才發現/我/沒有柏索里尼的聰明/和抵死/沒勇氣/走進豬糞池裡/安排最後的一場戲/歸根/那是二十多歲的軟弱/不/不是嗎/乾是一對走過「牛棚」的鞋帶/挾著人家早預設的佈局/完成最後的一場戲/一場戲/一場/空/屁眼/仍股起/在痛/在盼望/醫生/八分鐘內給我療傷/一場賭注/沉溺多時的/註定失敗的/賭局/在眾裡/看見他們/又盯著我/考驗著我/那份超越他們的/勇氣/布克那在旁/穿著一件似屠夫的手術袍/伸出雙手/眼睛/亮起/胡石先生/的妄想/將鞋帶扣在懸樑/把軀殼掛在上面/他們/沒我這份/氣派/他們/只有文字/沒有行動/沒有/沒有/將臭屁痛痛快快的放出來/他們/妒忌我/氣絕那刻的精采/我/真不是/我……
*莎拉肯恩(Sarah Kane 1971-1999),英國劇作家。最近前進進劇團於牛棚劇場搬演了她臨終前的兩個作品:《渴求》(Crave)及《4.48精神異常》(4.48 Psychosis)。(前者最初以偽名Marie Kelvedon發表,後者是自殺前的作品。)
**分別是Samuel Beckett, Antonin Artaud, Howard Barker, T.S.Eliot, Edward Bond, Georg Buchner。

何應豐寫於2006.12.19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