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傍晚時分

景:大學校園平台內一學生紮作展覽場
人:甲、乙、眾
甲獨自一人坐在校園平台一角,靜觀同學以舊衫合成的「身體紮作」……
「懷孕,因念及丈夫剛離世的弟弟!第一胎,男孩。一個『徼福子』。沒賺來期望的欣喜。第二胎,又是男的。還不夠份量!我根本沒準備好做一個媽媽!身體,苦陷於失衡、歉疚、自卑和無奈,只為討人家歡顏!真老不自願。一個『全職母親』的困局!連番失策,自尊也挽救不了半分!怎面對?回復工作,聊是心理的暫借出路,瞞不過兩雙稚童求夢的眼睛……」

「縫合。一針一線的縫上去……不要望著我那連男友也厭惡的臉皮!心,都掛在鏡子上面……」
「都是每日報攤堆滿的標題符號,還用塞進我的腦袋?已知道的無聊事,可真沒趣再多弄神鬼!」
「化妝品,本缺一不可!直至舅舅一日突然死亡,焦點才由臉轉移至內心體內……」
「一條剌。在右肩。七歲的一次體驗,竟變成一個鎖命符,緊貼心脈。連丈夫也不敢提起的故事,一下子都紮作在此間衣履。直至今天,仍堅定不接受任何形式的碰觸……才三十多,已滿頭稀疏白髮,不知身體可真耐得住幾多煎熬?不敢想。那條樓梯、那無情的侵略,是我製作感情封鎖的上佳藉口。神,從沒明白!因祂不是人!事情,又怎靠得住單一情理?究竟我怎樣閱讀著自己?」
「飛!飛!飛!身體,卻不知在哪兒?」
「真麻煩!還花了百多元做一件功課!我根本沒甚麼可分享……」
「他從未認真看待作品,怎值得我們討論?我只想離開,再約下一回單獨談我的作品可以嘛?」
「總是愛強出頭?我很怕陷入任何可能的殘局。仍愛兒時母親唱讀的童話,我迷上它們動人的結局……打完場是一種不自覺的本能,試圖胡混了事!真不敢靜下來,很怕看見人家想不開。一知半解的道理,拼湊出半吊的聰明,胡扯著上陣的應有姿態;身體卻難以騙人,空蕩蕩的……一個人!哥跟爸爸早走了,只剩下媽和我……和…一大堆童年夜話……」
路過的乙沒停下腳步,忘記了好奇的密碼!
甲惴惴不安的,因看見去年也曾幾像乙如是路過的自己……
一行隊伍由遠方排列,伸延至甲眼前的「平台重地」……
甲拿起自己的紮作,將「身影」放在地上……
眾,繞道而過,沒看上一眼!
棚架上某作品似在說:「下回預告:繼續等待!」
身影,從沒出現。
甲,似流出一滴淚……
眾,喧譁地一個接上一個的跟著大隊方向移動……
甲,等上了約半分鐘,離去。
紮作,隨風飄移,無語。空間,只貼著張揚的廣告。

何應豐寫於2006.12.21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