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不確定的
景:白色
人:瘋子
一遍白色/那是甚麼/常規的肖像/又給誰搬走了/留下只有我/和我的野蠻/門鎖上/似扣著「原始」意識/一遍白色/混淆著判斷/我的思考/一次又一次給專家擄走/快!加油/將純粹駛入那條不歸路/借「不可理喻」掩護/一起闖入魔界/一起追蹤/尋找可將一切付諸實現的平台/繼續妄想/穩定不了/機器不停發出聲音/似交感神經出了事/叫「詭異」call台/鎖定位置/集中/修復一切雜亂的概念/怎會/手腳又緊崩起來/那是怎麼樣的生命節奏/呼氣/吸氣/呼氣/吸氣/呼/吸/呼/呼/吸/一切變成一種非自然的願望/無限抑壓/慾望/早被遺忘在靈車內/等候下一回切線的訊號/白色的執迷/與憎惡鎖在一起/又一不小心/自綑在人家話語的門檻上/行動/似一樹難以顯像的圖騰/早停止精神操作/把「常規家族」運進矯型室/給他們一眾驅走任何殘留的幻想/揭開他們身上一塊又一塊視而不見的黏膠/沿身體裡外大街小巷/封鎖任何對談權利的入口/白色/猛然像一股內在暴力/借陰霾的庇護/繼續盲打的本性/直至/全身再度給它圍剿/不可以/快給我搭建下一個道德地盤/快/二十四小時日夜趕工/申請「特區」簽証/沒有/怎可以/重建/就在模糊和曖昧兩兄妹之間/駕馭「瞬間策略」/借「新階級論調」建立新的道德場景/我究竟在說甚麼/是白色的召喚/呼應著/尋找著/白色的配對/將一切天工開物/化約成白色/白色/白……
那可真是我?在東區走廊高速快道上,一邊駕著車,一邊click的一聲,拍下了自己數分鐘前發過的白日夢……


何應豐寫於2006.12.23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