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這年這天
景:南方城一角
人:、途人

,每日如常走至天橋底,停下來仰望狹縫間南方天色,一站便半句鐘。
鄰近早已習慣了的出現,沒因此而停止自身生活的尋常節奏。
,不知不覺間已成為這區域的「特殊景緻」……
這天,又來到同一位置……
一途人走過,見狀停下,隨一起仰望……
一對中年夫婦似走得累了,男的想找個可休憩的地方,女的卻拉著男的袖口,加快了腳步反方向走……
「有甚麼好看?走吧!」
「……」
男一片錯愕的感覺,從未發現站在距離自己不夠一米的……
兩個年輕人只顧手上的PSP,沒停下來,繼續「向前蠕動」,從沒在意身旁擦過的


 
一個坐輪椅的女人正在找尋可橫過的路段……她四處打量,看見呆站著的正阻擋著自己唯一的可能「出路」,但不知為何不敢開口打擾,怕不好意思或唯恐破壞人家好夢?自轉幾回,也抬起頭,似若有所思……
一名懷孕的拖著行李,四顧尋找往醫院的方向。她拿出一張地圖,卻似不明所以。遂上前問:「這家醫院應往哪兒走?」沒低頭對應,只是其中一隻手指不停指著「南方」……她不明所以,好不奈煩地找上別處人家,繼續「尋找」醫院的位置……
「小心!或會有飛車從天而降……」一小孩突然穿過他身旁,向對角街口飛奔。
「阿利路亞!」另一少年緊隨的唸著。作了一個鬼臉,向小孩方向走去。
口裡也不其然和應:「阿彌陀佛!」
一南亞裔中年男人走近,拿出一包煙絲,一邊捲煙、一邊與之一塊兒仰頭張望……直至點起煙,吸上兩口,將煙遞給兀立著的……見沒有反應,儍笑了一陣子便回到自己在街角的生活崗位。的嘴角流出微微温暖的笑意……
一身穿整齊西裝的老伯緩步而過,稍稍回頭試圖仰望,卻身體不靈光,走到身後,自言自語起來:
「十幾年前還未有這兩條天橋……那邊是公園…..我住在這區四十多年,直至他們要拆卸這處的舊樓…..你也是這兒的老街坊罷……」
老伯拿出一張“購物節的門票”,續:
「我的兒子給我的……他放假也忙著……沒時間跟我一塊兒去……」
老伯將票放回褲袋,支支吾吾的邊走邊自說自話……
「去坐一下也好……」
沒回頭,但每句聽得明白……
兩名白領走過,一手執新樓盤的宣傳單張,一聽著電話,二人心不在焉的蕩著,沒理他在望著甚麼……
「五百平方呎單位可以嘛……三十五塊一呎左右……手續費另計……明天價格可不一樣……」
「先生拿去看看……」
「一點誠意也沒有!浪費時間……」
「先生拿去看看……」
沒有反應……
二人齊聲:「白癡!」離去。
一個繼續派傳單、一個又接上另一個電話……
天橋上飛過的車聲,從沒休止……似將人的無名聲浪放大,游過耳根的說唱,早給車浪蓋得模糊……
過了良久,終於「離開」了……
坐輪椅的女人見狀,心想:「終於有路可走了!」正欲離去,只見他的「站立處」,地上寫著:「南方的傷口」……
 

何應豐寫於2006。12。28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