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

26.12.06
 景:購物節展銷館A舞台
 人:Kyhyf、群眾、購物節節目負責人購物節節目負責人走到後台叩門:「是時候開始你們的節目了!」

Ky

拿起結他,步出舞台,獨自一人坐在舞台中央。他手抱結他,在跟前的兩個米高風,似靜待與他接吻。
 Ky 沒有行動。他甚麼也沒有做,只是坐著、觀察著展銷場內的購物狂流。
 舞台大後方的一幅巨型廣告似不奈煩,要獨佔整個舞台空間……台下大概有三十多「觀眾」,他們各似漫不經心的坐著,看來只是暫借此間的「空白」,舒展一下「繼續消費」的「疲憊腳步」……還有一大批路過的,對周遭發生的瑣事從沒多少好奇……

hyf

從台側走到「觀眾欄」,他手持一個無線米高風,沒打算走上台,只是遊走台下四周一回……


 

台上台下似「發生著不應該發生的事」:「表演者」呆呆掙掙著一個「沒有表演」的「演出」!「觀眾」呆頭呆腦的不知應該如何「啟動自動觀賞功能」!

Ky

繼續靜坐。購物節節目負責人站在「控制台」側,惶然四顧,當一切不能「如常運作」,生怕因沒弄清「節目」的底蘊,招來客戶的投訴……

hyf

開始走入群眾裡,逐一以閒話家常般「訪問」他們為何「平常購物」還不足夠,要來到此間「繼續購物」?被追訪的計有不知所措的年輕情侶、安和樂利卻沒有兒女的中產夫婦、只想繼續埋首看漫画的青年、給兒子安放此間獨自打發時間的七旬老翁、以「心理醫生」自居穿著皮草準備「滿載而歸」的中年女人、正在安頓女兒休息的父親等。由被動到被迫「主動」回應的情況下,Ky 將他們對答時一舉一動的「表演」全放在心裡……頃刻,訪問的內容變成 Ky 在台上的曲詞,只聞他一字一眼盡似「按圖索驥」,將心底看穿的荒誕人事憑「歌」寄「語」,受訪的頓時發現自己「備受監視」似的,不知如回應那散碎而真實的、直接指向自己的「歌曲」……

hyf

繼續嘗試建立「對談」,卻給 Ky 的「亂唱亂敘」打斷陣腳,遂突然發難,大「罵」Ky 的「自以為是」:
 「……你以為他們真的在聽嗎?這裡沒有一個人會認真聽你唱任何一句話。不會。一個也沒有。現實一點可以嘛?沒有人會在意你唱甚麼……」

hyf

一邊挑釁、一邊走上舞台,將 Ky 的米高風拉開,繼續「說三道四」……
 Ky 在沒有揚聲器底下,繼續高歌,愈彈節奏愈急、愈唱愈狂:
 「……好煩……煩…..好煩……好煩!」觀眾(包括路過的)突然「靜下」,首次「關注」台上「不尋常的舉動」……

hyf

站在舞台下方一角,面向「觀眾」,繼續「炮轟」……

Ky

突然停下,拿起結他走回後台,以示抗議。

hyf

沒因此而停下,將矛頭轉向台下,直指坐著的、路過的「消費者」:
 「……真心話,誰愛聽?每日由一處遊至另一處,誰真懂靜下來?沒有可能靜下來……像那位爸爸抱著的三歲女兒,很快便入小學……由八點半上課直至三點半,緊隨課外活動,再由一個補習社走到另一個補習社……晚上九點才吃飯,十點開始做家課至十二點才上床……第二天早上七時又起床繼續忙碌……人人唯恐落伍……人人只想增產增值……每日生活……卻填滿一堆二堆垃圾……邊買邊棄……」

Ky

由後台走出,已穿上外套,背著結他,拿出另一個米高風說:
 「你以為有人聽你講嗎?沒有人聽我唱歌,也不會有人聽你一句話……」
 Ky 放下米高風,怒氣沖沖的離開會場。

hyf

繼續站在同一角落,自說自話:
 「……誰可以堅持……不單止關心天星碼頭、甚至即將拆卸的皇后碼頭、油麻地警署……每一樣東西不會突然來到你我身邊……你家裡的每一件東西也有它遊至某地某處的原因,它們承載著的故事總由某一條街道某一角落開始……」

hyf

不停的連珠發炮,深知沒多人會用心聽,他突然「不發聲」但繼續以口形說下去,最後他移至舞台中央 Ky 原來坐處,將三個米高風同時對著自己「繼續蠕動著」的口唇…….

 

觀眾似突然聚焦,首次用心「聆聽」!最後,hyf 將手持的無線米高風放在椅上,把另外兩個米高風對準它,似要收錄要發出的「聲音」……一切安頓後,hyf 站立一旁,默然不語的環望台下每一塊惘然的面孔。後轉身離場。購物節節目負責人站在台側,目瞪口呆的不知如何是好……唯獨「觀眾」沒有「離場」,凝視著台上三支「靜默的米高風」,若有所想……

*

以上是按瘋祭舞台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於世貿會展中心舉辦的購物節一次「短劇互動演出」的體驗和印象之文字記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