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會議前後
景:議事廳大堂
人:接待員、保安員、信差、與會者、主席團(七人)、青年

一大群與會者擠在會議室門外,他們都是已過半百的「達賢紳商」,各交頭接耳的等候著,人浪聲浪填塞整個空間。
揚聲筒傳出吵耳的鈴聲,各人浩浩蕩蕩的分別走進七扇門口,被困在中央的接待員,終於在人群散處「露面」,她正忙著接電話……
電話響起,七扇門一起「呯」的關上,七盞紅燈同時亮起……
「早晨。文化築造委員會辦事署。」
「不好意思,哪一個會議?」
「你可直接打電話到申報利益委員會辦事署……」
「早晨。文化築造委員會辦事署。」
「宣傳文體部部長去了展綵,今天不會出席會議……好。謝謝」
「早晨。文化築造委員會辦事署。」
「請你直接打電話到文化節目組特別聯絡辦公室……」
「那樣可先到娛樂拓展事務署申請……文化操守委員會明天才開會……」
「不好意思,今日有七組會議同時進行……我不清楚你應參與哪一組會議……」
「早晨。文化築造委員會辦事署。」
「署長你好……讓我轉述一次:要送兒子到澳洲讀書,未能出席今日會議……對不起……我照辦……」
一名信差入。他手持一份「機密文件」,要「主席」簽收。
接待員手指紅燈,意示不能進去。
信差無奈地站在一旁等候。


 
「早晨。文化築造委員會辦事署。」
「今日記招在下午四時……請打電話到表演藝術節目發展小組秘書處查詢……」
「早晨。文化築造委員會辦事署。」
「對不起!我不太清楚……開完會通知你有關回歸十周年酒會舞台裝置費用是否獲通過……好,我會叫他打電話給你……」
「早晨。文化築造委員……」
「對不起……你等一下!」
「早晨。文化築造委員……」
「今天有七位主席,你找那一位……」
「文化技術支援組今天不用開會……」
「對不起……請講……」
「胡主席今天不會到……曾副主席也不會到……好,謝謝…..
一人從一號會議室走出來,他想抽煙,但看見告示牌,無奈重覆把沒點燃的煙放在唇邊一會,再深深嗅著煙絲踱步幾回,後把煙插入西裝襟袋,重回會議室……
信差沒有移動。
電話沒完沒了的響不停……
「早晨。文化築造委……」
二號會議室突然打開,只見兩名保安員抬著一手持標語的人「離開現場」…
信差沒有移動。
「早晨。文化築造……」
又一人從六號會議室走出再轉入四號會議室。
信差急欲跟上,卻吃了閉門羹……
接待員怒目盯著信差,他唯有走回原地繼續等待……
「早晨。文化……」
十五人從不同門口走出,再分別鑽入其他會議室中……
信差不知所措,還未知應趕上那一條視線,門已一起再次關上!
「早晨……」
六名保安員分別由一、二、四、五、六、七號會議室走出,一起轉向走入三號會議室,關門後傳出國歌……
信差將「機密文件」緊抱著……
電話響起,接待員立刻按掣以防干擾三會議室的聲浪……
七盞紅燈比前更亮……
待會一切靜止,回復先前的「正常境況」……
信差看看手錶,仍緊抱著「機密文件」……
電話又再響起……
「早晨。文化築造委員……」
Culture Deconstruction Office今天休會……我不大清楚,請打去保安局查詢……」
「早晨……」
「中聯辦主任今天不能來……可進行視像會議……好,我會……謝謝……」
「早晨……文化築造……」
「文化義工服務委員會現正重組……請先打電話到文化公務科先索取申報表……」
「張主任,你好……飲了,謝謝……你半小時後到……好,我通知他們……」
七位保安員入,四處打量後,各分站在七扇門左側「候命」……
接待員神色有點緊張,一邊按掣通知各大會主席,一邊用手勢示意信差離去……
信差沒有動。亦沒打算離開。
七位「主席」同時由七扇門一起走出,向接待員垂詢一二,後細語密斟了一會……
門內傳出噪音……
主席團繼續商議……
電話又再響起……
「早晨……」
「盧主席,你太太來電問你今日可否到深井買一隻燒鵝?」
主席團中一人示意可以。
「早晨……」
「馬主席,賽馬會簡sir找你,叫你覆他車牌拍賣要甚麼字母?」
主席團中一人伸手示意一個V字。
「早晨……」
「周主席,東亞李先生打來約你到他的penthouse吃中飯……」
主席團中一人向接待員微笑示意。
「早晨……」
「梁主席,春天打來說留了兩張《陰道勿語》的戲票,叫你不要遲到。」
主席團中沒人回應。
「早晨……」
「田主席,李生來電說今日議會不要太浪費時間,文化人不可靠,很難拉票!」
主席團中沒人回應。
「早晨……」
「陳主席,張主任說你先替她打點打點……」
主席團中初時沒人回應,及後一人彈出:
「甚麼?」
各主席齊望著接待員……
「還有多少時間?」
「十分鐘。」
主席團又急轉頭密斟……
電話又響起……
「早晨……」
「張議員,黨務部會稍後找你開特別會議……」
主席團中六人抬頭不明所以……
其中「第七位」走到信差旁,望見他手持的「機密文件」,瞬即回到三號會議室……
噪音從三號室傳出……
「第七位」主席似「入錯房間」,匆匆走出轉到五號室……
五號室沒傳出一片聲音……
其餘六位主席亦緊隨回到自己的議事室……
信差仍緊抱著文件,只是腳下多了一泡尿……
電話又響起……
「早……」
「是……對不起……是……對不起……是……是……」
接待員用勢叫信差走過去交出「文件」,信差沒有動……
七名保安將信差抬到「接待處」,接待員拿去他手上「文件」,將之打開……
保安員將信差拋出「門外」……後回到自己崗位……
接待員拿出「文件」,是一張<戲.遊:香港舞台中國情>的開幕請柬,接待員檢視請柬一二,後打上署印,將之放入「回收箱」……
電話又響起……
「張主任……你不來?好……我通知他們……」
除五號室門外站崗的,其餘六名保安員分別離開……
紅燈全熄滅。
七扇門打開,與會者一起走出,又將議事廳大堂塞得水泄不通。
接待員給人潮淹沒,又「不見了」……
瞬間與會者一個接一個離開,人群散去,接待員卻沒有「露面」,只剩下五號室的保安員……
電話又響起……
五號門打開,「第七位」主席走出,沒留意門側的保安員,他四處張望一回,走到「回收箱」拿出「請柬」,閱後欣然將之收起……
保安員走到他身後,拍拍他的肩膀,示意交出「請柬」。
主席先生一臉尷尬,無奈將「請柬」交給保安員……
保安員輾轉細閱「請柬」數回,不明所以似的,將之放回「原處」後緊隨「主席」離開……
電話又響起……
「歡迎致電文化築造委員會辦事署:行政部請按1字;展銷部請按2字;促進及宣傳部請按3字;紀律研究部請按4字;評審及政策部請按5字;財政及技術支援按6字;康體部請按7字……」
一名青年拿著一封節目申請書入,見周圍沒有人,遂小心翼翼將之放入「回收箱」,隨即離開……
電話響個不停……
何應豐寫於2007.1.8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