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每日下午三時三分
景:真光髮型屋
人:一名在等候理髮的中年男人

1
男人獨自坐在髮型屋內,他看似等候著……
那邊……
他凝視著……
鏡裡的他也凝視著「他的迷思」……
他和他,在對說對唱……
「警報器又在唱歌了……
由遠而近……
別問我是否危難將至!
認真的聽一下,
它,可真有它的美麗?
誰又複製著災難的圖譜?
還未找到新的角色之前
我只想得到一點快感
讓任何頃刻幻覺效果收拾煩亂……
讓娛樂昇平折伏我僅餘心裡一絲絲糾纏……
在下一秒未降臨前,
亮起面光,
仿如看見自己走進了電視熒幕裡,
成為霓虹間下一份子……」
「我!看不見我!」


2
「剪髮?」
「剃頭!」
「當真?」
「你怕?」
「怎會?」
「來吧!」
「稍等……」
「甚麼?」
「這邊……」
「不用!」
「……」
「好吧……」
「謝謝!」
「……」
「哪款……」
「光頭!」
「洗頭?」
「可免!」
「規矩……」
「荒謬!」
「真的……」
「不便!」
「甚麼?」
「不安?」
「沒有……」
「現金?」
「管我?」
「不是……」
「快點!」
「且慢……」
「不服?」
「只是……」
「真煩!」
「抱歉!」
「謝謝。」
「來吧!」
「……」
「又要?」
「抱歉!」
「行規?」
「是的……」
「討厭!」
「……」
「收卡?」
「密碼……」
「等等……」
「……」
「忘記……」
「甚麼?」
「沒有……」
「怎不……」
「可以?」
「可以!」
「早揚!」
「稍等……」
「算了……」
「抱歉!」
「光剃!」
「開光……」
一線血光煞氣映照在鏡子,
陣陣鑼鼓響起,他像迴光返照的醒過來……
四處打量幾回……
「我在哪裡?」
3
鏡,晃動起來……
光,映照著他那日下午重遊北角的場景:
「蕩蕩悠悠的。走下去……沒說話。零落的……戀愛片段……充塞著酸溜溜的少年滋味……型狀:掛著大小不同尺碼,散失支離……過去,承文化眾志,終學會了沉默。」
「沿電車軌東西迂迴,流響著昨日道德耳語,形繪此間心底亂哄……城市築室,從未休止的將空間分割……建構著……一個又一個沒有個性的孤島!」
「心,爬高竄低,炒盡模糊……以為……逼逼促促的動容……拉扯著高速學習的方位……急匆匆硬銷一體化摺摺趟趟的生存技倆……章記旺記財記,圍合著……都是爺嫲年代與兒孫世紀協作的攤擋拼湊!」
「每日……閘門開關的指定動作背後,連接著……延綿不絕的慾望空隙……爭相僭建缺乏閒情的『豪賭壯志』。一駕停在春秧街的勞斯萊斯……似戀上噪音,計算著『混亂』的『呎價』……街角。糖水店。等候外賣的老翁……也有一個夢:懸於東區走廊阻隔著的上空!」
「精神,抖擻的,承載著以噸升計的廢氣,向北朝聖……魂行腳步,叠叠加加的……拼命尋找可重新整合的『新版塊』……在『常滿』願景之外,徹夜不停地規劃『靈修』的速遞網絡……字,驟似纏繞不清的掛帳,與世浮沉……天,給懸空的橋半蔽……看不準活動繩結縱橫的起點……小福建的顏色,脫落的寄住在牆裡牆外……等待回應……」
他,坐在真光髮型屋裡,寄掛著外衣沾上過的塵囂,忍著因痛暗叫的脾胃……
他,只想在人家關舖前,借空間追思昔日與初戀情人擔著雨傘走上過的路……
「真,早沒發光!」
「初春情志,早給社會攪拌器磨得失魂落泊……架空高築的行人天橋間,輾轉滑入消費場的易容系統裡,作高密度的精神解體……」
「一排排的窗框裡,種滿無形的監視器,藉每日進貨出貨的統一心眼,規劃著行動的戰線從來沒有異議!」
4
髮型師沒有出現。
他,從沒離開座位一步……
何應豐寫2007.1.17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