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某星期一早上
景:囚室
人:049123、獄長(V.O.
049123如常在做「早課」,他仔細入微的清潔每一寸可接觸空間,一絲不苟的執拾每一件可結緣的「有限物體」,藉動靜的韻律感受一分非比尋常的美麗。禪修,彷彿就眼下一景一物。手指,借觸碰把聲音傳至掌心,感悟起舞,一切教人感動。簡單平和的魅力,沿粗糙的地板開始,繼而滑過廁坑、旋迴廁盤,再輾轉繞道水喉管,由手腳引領身體,融入物界裡裡外外,像給靈魂施洗,磨亮那間令人難以希冀的寧靜……
【擴音器傳出獄長的聲音,透過閉路電眼,開始其「每週親善訪談」……
獄長(V.O.):早晨!
049123停頓了「工作」,走到囚室中央,對著「電眼」畢直的站立,像等待「差遣」……
獄長(V.O.):唔……你今日氣色不錯……
049123自動轉身,好讓「電眼」能巡視他全身狀況,後再回轉原位。
獄長(V.O.):可以了。這星期有甚麼特別想講的?
049123簡單的搖頭示意沒有。
獄長(V.O.):好。可以再轉多一次身嘛?我想認真再望清楚……


049123沒覺得不自在,按要求再轉身一次,神情自若。
獄長(V.O.):唔……可以了……這個星期有甚麼想法?
049123依然沒有回答。
獄長(V.O.):思想教育真不容易,對嘛?你弄文字的應該清楚。他們待你已算不薄,還讓你轉送到我這邊來……多少人會眼紅的,你知道嘛?
049123以純熟的手勢示意回到「工作崗位」……
獄長(V.O.):……當然可以……
049123回到先前「暫停」的位置,又開始其「慣常工作」……
獄長(V.O.):這個星期的反思報告可寫好了沒有?你明白規矩的……多個月了,應有點改進罷!對著幹你我也沒好處……他們給你安排好,只要你肯清楚承認,接受思想教育……我一定不會讓他們為難你的……
049123沒有回話,對他而言,一切聲音似變成身處環境的「必然整體」……
獄長(V.O.):最近給你安排了家訪,算盡了人事罷……你的家人也算息事寧人……沒太多不必要的小動作……鬧得阿公不歡喜誰都沒有好處……你知嘛?我也不想再呆在這裡……哈,他媽的,算起來,我比你在這兒的時間還要長……你不會相信……那一年,我還以為可以調至另一個單位……就是因為一份臭脾性……想來像你一樣……太理想……記得當年領導跟我說:「搞好這裡!這個地方最適合你!」哈,他媽的他竟然是認真的……一整便另一個十年……說實話……我的房間跟你的大小差不多……只是不同擺設……算起來,真可活動的空間比你還要少……堆得滿滿的……想起來實在有點荒誕……每天由一個方塊空間……遊至另一方塊空間……究竟我們……都在追求一些甚麼?
【囚室多了點蟲聲,弄不清是049123的想像或是他創造的意境?只見他愈來愈悠悠然的享受著一觸一覺、一舉一動的喜悅……
獄長(V.O.):……枱頭的檔案……從來沒完沒了的……每月每天由這一張到下一張表格的指定空間……由一二串文字符號到一行行數據指引的方吋大小空間……我似乎早忘記了外邊世界的真實樣貌……監禁著的……似乎是……我……你的行動……畢竟早成為我……整體存活的依歸……當你真要離開的那一天……恐怕又匆匆要找人填補空缺……眼前你這份檔案……總緊隨著下一份報告……無休止的連結著我的一呼一吸……彷彿你……是我……每日的「食糧」……你……明白那種荒謬嘛……看你……真比我自由……
049123停了下來,朝電眼的方向望去,似心感「明白」……
【蟲聲,沒因此停頓;反之,比前更囂張……
獄長(V.O.):……說起來應謝謝你……是你們這夥人……給了我可繼續幹下去的空間……真的……你寫過的一切……我都全看過了……相信……沒有任何一個人比我更清楚你……我不是不明白……但說不出口……你是知道的……最少這方面……你比我更自由……哈……有想過我在你的文字上做了不少筆記……部份恐怕比你寫的還要多……每一句……連我也不相信是自己親筆寫的……一字……一句……反鎖著腦筋的……管道……我真想……可以像你……像你……痛痛快快的……寫……真的……寫……像你……
【突然擴音器傳出玻璃杯跌碎的聲音……
049123停下一切動作,稍候一會,回到囚空中央站處,若有所思的凝望著遠方電眼處……
獄長(V.O.):……
049123繼續站著,沒移動半分。
【蟲聲遠去。囚室回複一片靜寂。
【過了一炷香的時間,傳來零星的文件聲、書寫聲、抽屜開關聲……
【繼而又一片寂靜……
049123沒有動。
【突然傳來一聲槍響。
049123依然沒有動,只是一道光打在他臉龐,照見他的盈眶熱淚……
049123:我怎會不明白……
何應豐寫於2007.2.18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