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不詳
景:白色
人:法官、049123

【法官面向一片白色,以空洞的手勢,支撐著身體向前移行的每一步。
049123看似是他的「故知」,悠然相伴……
法官:你看見嘛?
049123
:還有甚麼好看?
法官:是一場瘟疫來臨的先兆……
049123
:那只是你依然焦躁不安的幻影……
法官:是嘛?
(靜默)
049123
:這裡可還有甚麼可發瘟的事?
法官:那要我來做什麼?
049123
:這裡不需要一個法官!
法官:那麼你……
049123
:也再不是你的階下囚。
法官:那麼我……
049123
:跟我一樣。
法官:怎可能?
049123
:你仍看不見自己身處的現實?
法官:……
(靜默)
法官:我們怎可欠缺正視世界的應有意識!
049123
:請問這裡是一個怎樣的世界?
(靜默)
法官:一個教人急欲懸止中斷的「非正常世界」。
049123
:你的「正常」只是一種美學般的幻見罷!
(靜默)


 

法官:做人豈可沒有核心價值?
049123
:我也曾這樣想……
法官:小時候父每就是這樣教導我……
049123
:……
法官:要做一個有用的人。
049123
:……
(靜默)
049123
:你我就是曾幾墮落在這誤識裡的瘋子……
(靜默)
法官:我曾是操控一切「正常化」價值的權力核心!
049123
:不是。只是一個被特許授予權力的器皿!
法官:我怎會沒有想到?
049123
:……
法官:一個看似超我的美麗權力機器……
049123
:……
法官:支配著一切行動的核心,還以為……那是一種無與倫比的視野……
049123
:……
法官:是一種超越的召喚!
049123
:是一種超越的餵養!
法官:是一種阻擋探索困局的權力幻覺!
049123
:是一種虛假而自求豁免的戲法!
法官:……
049123
:一切空洞如斯!
(靜默)
法官:當一個人過度認同任何一種意識形態……
049123
:一種你早已假設成自己生活主體的怪物……
法官:一生假設著受眾的「應有利益」……
049123
:假設著一個毫無政治活動的「和諧」困局……
法官:「妖魔化」任何可能破壞平均分擁利益的一方……
049123
:一個切頭切尾陷入自我構建的「妖魔化」「敵對派系」……
法官:試圖阻擋任何不規則的意圖……
049123
:確保自身的超然……
法官:閹割或禁制任何可能出現的「亂倫」……
049123
:我們歸根都成為「互相閹割基制」下的副產品!
法官:各自倚靠著對方的存在而繼續維持假裝表象的完整個性……
049123
:藉對立驅動一致認同的、一起建構的夢境!
(靜默)
法官:有過的……
049123
:還重要嘛?
(靜默)
法官:由讀書、考試、執業等一切按編制成功上位……
049123
:卻從少問哪是一系列怎樣形構的位置……
法官:一切理所當然的完成人家架設的任命……
049123
:「高官厚祿」的保証!
法官:哪不是任何一個正常人想有的嗎?
049123
:假如說是「不敢有違」的「真相」,不如說那是「自我圓謊」的最佳捷徑!
法官:那是社會主體的滾軸!
049123
:是一條假設的滾軸!
法官:你我都彷彿是精神病患者?
049123
:各以空洞的手勢,以謊言假設著真相的存在……
法官:真相是……
049123
:一條條不斷尋找戀物的可憐蟲!
法官:以美麗之名編構著向天堂哭訴的痛苦……
049123
:藉以達到在痛苦中自我愉悅的美幻境界……
法官:在永遠質問存在現實間自我塑造或顛覆著的「創傷意境」……
049123
:在瑕疵上求證著自身欲望的純美……
法官:在從無到有……
049123
:再從有到無的過渡中……
法官:調較著任何可能偏離失衡的意識景觀……
049123
:誇大任何可能的「合成病癥」……
法官:胡吹誤察著萬物衰敗的困局……
(靜默)
法官:前面是什麼?
049123
:你不是說另一場瘟疫嗎?
(靜默)
法官:不要跟我說笑。前面是什麼?
049123
:誰跟你說笑!如你所說:是另一場瘟疫!
(靜默)
法官:真的?是嘛……
049123
:你覺得呢?
法官:……
二人停了下來,呆望著一片白色。無語。
何應豐寫於2007.5.19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