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念黎鍵








時:空
景:空
人:雲、泥
【泥正在自挖一條坑,雲見狀,停在半空,細看泥情……
【泥肚裡依稀仍燒著一團火,竟觸及一條從遠方延展至足下此間的根,停下工作,思量其所以……
【雲淡然飄下,靠近泥凝望處……
雲:仍是要苦纏不休……
泥:……
雲:放手罷!
泥:……
雲:應說是「尋根究底」?還是「尋幽探勝」?
泥:你走了。容易說話。
雲:哪邊風景不一樣……
泥:你才開始另一旅程,怎能這麼快定案陳詞?
雲:哈,你說得對……
泥:老師曾問:「牆頭高處一塊青葱小葉,其根何處來?」
雲:必定老遠……
泥:怎說?
雲:難道不是?
泥:真不容易……
雲:那是生趣罷!
泥:……


 
雲:坑,挖了多天?
泥:早已沒算日子了……
雲:唔……
泥:這幾天潮濕,感覺很重……
雲:春樹開花後,又是蓄水儲肥時候……
泥:唔……
雲:看你心火依然,何事?
泥:沒甚麼!都是老毛病……
雲:煩雜事,多年積年,月積月,日積日,難免!
泥:本自有消解處,只是過底紙般不勝負荷……
雲:化氣後,會漸入佳景!
泥:當真?不知能否挨上哪麼長的日子?
雲:自足自律,自然自在!
泥:哈,真說得容易……
雲:修行不管外道!刻意修身自顯亂倫!
泥:坑徑深淺難料!
雲:何不先將腦袋放在一旁……
泥:就是不能安靜下來。
雲:世界總看似性不定、情不終、格不正……
泥:如此根長,其源豈此?
雲:終一日煙消雲散!
泥:連此間也抓不住此間……
雲:那是時間的弔詭!
泥:……
雲:虛實之間,難免錯摸連篇!
泥:你現在身處的地方理應看得更清楚。
雲:何以見得?
泥:難道又是另一假像?
雲:肯定沒你般實在……
泥:怎說?
雲:輕了……
泥:不好嗎?
雲:風起雲湧,混亂有序……
泥:……
雲:還是自家手上拈弄的實在!
泥:心早往坑裡埋!
雲:不要少看光的滲透力……
泥:這條根怎挖?
雲:為何要挖?
泥:不知道。
雲:那麼便停下來,看看天上風景!
泥:放不下。
雲:……
泥:你也曾幾挖過……
雲:……
泥:你看見的又是怎樣的一條根?
雲:似大同小異,但又不一樣……
泥:心路和思路的軌跡,老是交纏得難辨其色。
雲:怕是罷……
泥:看你澄明多了……
雲:都是一朵雲罷……
泥:你看見那棵樹嘛?
雲:哪一棵?
泥:那接近枯乾的……
雲:……
泥:這條根應是它的……
雲:……
泥:不會是其他的……
雲:是嘛?
泥:我只是這樣想……
雲:……
泥:你怎麼了?
雲:還可以怎樣?
泥:甚麼時候再上路?
雲:上路之時。
泥:雲散的日子不比雲聚少。
雲:我繼續學習……
泥:坑,還是老挖著……
雲:天邊外也有很多黑洞……
泥:今天雙手累了。
雲:明天再來。
泥:黏著手心的感覺還可以……
雲:哈,不是嘛?
泥:對,明天再來。會見到你嘛?
雲:看風罷。
泥:唔……
雲:來了……
一如既往,風來時,雲飄移遠去。春樹,迎接著初夏陽光。泥,都看在心裡……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