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東方美學的土壤,糅合了現代劇場的養份,舞蹈作品《流。白》散發了什麼清香?

演出始於舞台盡處的一班舞者面向 巨大的鏡子「上基訓課」。摒棄了一切用以遮蓋的黑布幕,舞台還原 成一個最樸實的表演空間。

「基訓課」部份簡單明澄,佈局和燈光互相配合,令筆者感受到當下的寧靜及其力量,也想必然是創作者用心,為觀者提供寧靜心神的的過渡。

何應豐從舞台暗角出現,拿著麥克風指示著吊桿的升起,成就了一下當下的空間變換。這種變換有別於布景的場景變換。它是相對地有機和有生命的,這亦是之前「基訓課」部份中舞者、空間和燈光建立起來的基礎。 這樣的空間拉張引導著舞者進入演出的核心,亦是一次完全劇場(Total Theatre)的展現與探索。

若我們想像舞者肢體表演、現場音樂和唱頌是另一種「留白」,和前述的表演空間的留白相互契合、對話,它們就是一種「流」動中的「白」,在表演中散發著一縷清 香,若這清香能凝聚如煙霧,發展 下去便可能出現了一種難能可貴的 表演能量。

觀眾心的空間和演出空間同步,舞台中央平放著一塊白色正方形地 板,導演和設計師熟悉香港演藝學院出中的森羅萬象。這是令筆者最了,甚至互動了,繼而去觀賞演戲劇院的觀眾席高視點特性,令這個為感動的,亦是我們需要反省的 香港表演藝術「施」與「受」的 因果循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