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雖然說舞台是一個“空”的領域。

然而實際上又是否如此?

“生活在他方”這一本書提醒了我即使我們的熱情地追所求謂政冶以及藝術創作皆不可能脫去生活的一些煩瑣的事

一如上一篇的文章我的寫作過情並不是安靜的

母親在房間裡叨嘮著各樣事項,細碎如去把一個郵票放回抽屜,把她的電腦冶好等等。

創作是在這樣的雜亂中滋長成形。

這些瑣事,如,排練室裡未被清理的紙屑,聽到的隻字斷言

都是不能被隔絕的。甚至正正是來至這些生活中的獊狼

好像書中主角在革命觸發之時卻偏偏發了一場高燒。

又因著在發生關係前的羞怯而用上簡約的詩句同時抒發與隱瞞

在紛紛擾擾之中,我們所想要的一刻寧靜是什麼?

在寧靜之中,思緒的交錯又是什麼?

空空的排練室裡,實察上思潮湧動,情緒亂竄

為什麼必須等待一刻的集中才得開始?

我漸漸發現我不是在虛空的透明瓶子裡才能看清自我

我是在一個充滿變化的房間之中。在大樓裡面,在大街某處,在某座城池之中

去尋找那一直存在,卻不斷迷途的自我

在雜亂中跳吧!

不是在空地上,不是在空的框框之中

不在白紙上,也不在純綷中

WiKi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