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演員和觀眾分享同一個劇場空間時,各人的氣在牽引著他人,令每個人都透過空氣的感觸、透過毛孔的細微通道,在不知不覺間積累了能量,變得強大;但也在不自覺地走向同一個方向。這個有限的密閉空間以親密感迷惑著我們,投入其中卻要守住自己的獨有旅程,在海潮拍岸一刻記住自己的足印,靠的是由肌肉直通內心的意。

塞爾維亞藉行為藝術家Marina Abramović,1974年在MoMa「舉行」了她最為人認識的作品Rhythm 0。Marina在桌上放置72件物件,有的可以帶來歡娛,如玫瑰,羽毛,但有的會帶來身體痛楚,如鞭子、刀、上了鏜的手槍等。她讓參與觀眾在6個小時內任意取物與她接觸。起初各人都採取比較溫和方法,以「道德」上可以接受的物件來挑釁她,如用羽毛搔她癢。但隨著作品進行,能量愈來愈積聚的時候,開始有觀眾以利器刺她,以槍指著她的頭等。6個小時過去,Marina站起來,向觀眾席走去,所有參加者立即逃竄,不敢面對她。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