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yl:
已忘了跟你做同事跨過了多少個暑假,只知道在這路上,與你經歷甚多,也在不知不覺間建立上難得默契和信任,衷心謝謝。
記得有些「腦細」在我面前提及你,總會加上五個字:「你個好姊妹」。是的,你絕對是我在職場裏遇過「最『似』姊妹」的一位。可是,也許他們也不知道,雖然你既是我的好姊妹,同時是上司,但你總是公正不阿的對待我和其他同事。「腦細」們也不會理解,我們會為了一份堅持,一起心甘情願被捱罵,惹來「腦細」、同事非議(雖然會難過非常,又或徹夜難眠);我們會相約(連續幾星期)都穿黑衣黑褲黑鞋上班抗議;我們會走上學校天台,陪伴對方哭到崩潰沒力氣,才回到教員室;我們會設計一些瘋狂的學習活動,因為,我們也生怕學習是一件沉悶的事。


我們常笑說,我和你根本就是兩個世界的人。是的,你念書時,是學校head prefect,我卻是常被prefect「捉拿」的壞蛋;你以一級榮謍於大學畢業,我則差點要在大學「留班」;你喜歡逛大商場,我卻喜歡在草根的小街巷上遊走;你事業有成,我卻仍未找到那份安穩;你廿多歲結婚,三十多歲生育,且有樓有車,完成了(不知是誰定下來的,所謂「正常」的)人生「應」要完成階段;而我卻仍然(覺得自己)「活在當下」,好像不屬於任何「階段」;你會半夜四、五時起床改工作紙,我則最討厭批改;你處理文件單據會議記錄均有條有理,我卻常在死線後才上呈……還記得有天和你去學校附近的大排檔吃早餐,你渾身不自在,除了有趣,我想到,究竟「活在兩個世界」的人,又何以能如此「走在一起」,或許,這種不尋常的差異和分別,更顯得這情誼之可貴。
很欣賞你在訪問中,反思到自己初執教鞭時,跟學生缺乏一份「感通」,於是,你盡力去找回這份感通。你甚至努力追溯出現這份「距離」的「成因」,發現這是源於你孩童時期,是個恪守規矩、築起很多框架的人。於是,到真正做老師時,仍停留在那個時代的「你」(加上,那個時代,你根本便是個「成功」的學生,對吧?!)我想,願意反思,其實不難,難在是否在反思後有所「行動」。而近年,在你身上,我確見到你如訪問所言:「放下身段」,每天都在「行動」,改變自己作為老師的「角色」和自處的「空間」。我耳聞目睹你越來越願意放下過去那種高高在上、守規、「和理非非」的「你」。當面對著與你完全不同「類型」的同學,現在的你總予以萬般忍耐和關心。有時,甚至在跟我訴說他們的「故事」時,眼框不禁模糊了幾分鐘,又或激動非常。而那份關愛,又如此「純粹」,毫無雜念。
當然,我和你之間仍存在很多不同的想法,甚至,我們有時會為此冷戰「幾個空堂」。我知道你很著緊同學的dse成績,也深明你認為你現在的崗位需要盡這樣的「責任」,然而,我想,如何讓同學考到好成績,也有很多「途徑」。我有時會笑著「怪責」你在會議時,沒有為了應有之「義」而發聲,而要讓我常默默承受孤獨。我瞭解,對你來說,或許是一件艱難的事。或許,你這樣是為了顧全「大局」,你比我更宏觀看事情。你常常說,「理性」、「中立」很重要,然我則認為,活在這「非常」時代,不容許我們再置身事外,或保持中立,甚或沉默和應。
不管如何,謝謝多年來的相伴、信任,謝謝在我經歷人生最難過的兩段日子,暗暗頂替我很多工作(特別是擬卷工作:)),更感激是,是包容我的任性(我知道,做我上司,確是又麻煩又「難頂」!我是知道的。)願以上文字,除表達內心對你的感謝,也表達我新學年的願望:願2017-2018,我們每一天做老師做得更像一個人,做回真正的自己,不會再如你所說的,常常「人格分裂」。願我們更快樂生活,更享受老師這工作。雖然,在課室裏,未必每位同學都和我們有「感通」,但這些同學,或許,更需要我們的「看見」和「同行」,互勉。
常常趁你上課,
去偷你飲品和食物,又或將你的物品倒轉擺放,
但發現你座位只有一疊又一疊的工作紙
連一盒對身體沒益處的檸檬茶也沒有的
同工g上
「天鴿」離港後的晚上
p.s自我搬家後,我們很久沒有在上班前相約去游泳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